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人喝酒


□ 胡增官

曲成拎着跟随他多年的大公文包从大楼出来。天灰蒙蒙的,五月黄梅天灰一阵,阴一阵,晴一阵。等闲就能看到街上的行人在灰黑的天空下如惊弓之鸟,或者淋成狼狈的落汤鸡。
曲成歇歇停停走到环岛,一处十字路中心圆形大花圃,四条四车道水泥路从环岛中心向四面垂直延伸。此时曲成站到了环岛花圃附近斑马线画出的偌大三角形安全岛内,车道两旁护栏缺口处延伸过来的白色斑马线与安全岛两翼衔接,仿佛一只长着白色斑马纹的大蝙蝠趴在大路中间。曲成站在安全岛上观望,灰蒙蒙天空欲雨未雨。曲成没带雨具,他没有带雨具习惯,以前有带雨具的人为曲成撑起一片晴空,让他一根毛发都淋不着。
曲成看了多次腕表,他没有断过戴腕表,时间对曲成来说切成了大大小小块状,随意拼接堆叠出日月时空,游刃有余周旋于大小会议,交办上传下达,郁闷时训导部下,还有就是陪人吃饭,陪人唱歌……陪客是旅游县城上至县委书记、县长下至科局长的中心任务,有时同时接待四五拨客人,曲成吃一餐饭得像陀螺似的转三五个酒店,当地人叫跑场。一场场跑下来,一到包厢唱歌就大舌头,好端端一首《青藏高原》唱出许多鸡皮疙瘩和一杯杯南腔北调的敬酒,结果一首歌没唱完就败下阵来,再唱还是这样结局。回到家里,舌头就像单位门前石狮子嘴里的石滚珠转不动了。老婆高英舌头数落出老茧了,厌恶地抱一床棉被到另一房间睡,大有晾他在孤寒地界昏睡百年的意图。
曲成喊累啊!他老婆高英偏不信。高英在中学教化学,知道权力的滋润,权力就像活跃的元素,谁都想跟它发生反应,就算被完全化合失却自我也在所不辞。而权力有时又是氦元素,是氩元素,是惰性元素,谁也改变不了它的性质。高英曾经努力想改变什么,当然不是他炙手可热的权力,她想改造曲成夜夜烂醉而归的顽固习性,结果白费心机,徒劳无益,就连“三高”也吓不倒曲成。
高英最后认定:“你是冥顽不化的氦氩氟氖。”曲成苦着脸,喊累,累,累死我了。
高英彻底理解曲成,放弃试图改变曲成夜夜醉归的恶习,是在去年上半年的“五四”青年节时。当时,局团支部组织开展登山活动,夜里到歌厅联欢,二十几号团员群情激昂,把歌厅闹翻了天。那晚高英唱歌了,高英首次参加曲成单位活动,作为第一夫人哪能不亮嗓?她唱宋祖英的《好日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哎,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满堂喝彩。“跟原唱差不离。”高英明白他们的恭维,都是冲着她的“第一夫人”身份,高英依然很受用。但高英很快卡了壳,不是她感冒调子拉不上去,是一杯杯的敬酒堵住麦克风。她喝了七八杯就拼命摆手:“不喝了,我不能喝了。”一旁的曲成撺掇:“今天是他们的节日,你第一次出场,不喝败他们的兴。”高英喝到后头,舌头打结,肚子鼓胀,像溺水刚被救上岸,惶惶然扔了麦克风败下阵来,气喘不匀,现场直播一堆秽物。提前护送回家,看她人事不省直哼哼,曲成心中窃喜。高英参加“五四”联欢是他的主意,撺掇属下狂敬酒也是他的主意,目的让她见识见识人在官场身不由己的苦和累,高英果然中计,怜悯说:“当领导的确累!”将搬走的棉被又搬了回来,与曲成同枕共眠。这个小插曲后来成为局里的佳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