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秋芳“印记”傅彪


□ 蒋 庆

在傅彪去世近半年之时,张秋芳创作的《印记》于今15日正式出版,张秋芳在北京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写这本书是帮傅彪完成心愿。

他走了,但“谎言”必须继续

张秋芳说,傅彪在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后,因为他的父亲身体不太好,为了避免老人牵挂,他一直隐瞒病情,甚至到医院做手术时,也是用“拍戏”做借口。傅彪去世后,张秋芳母子和傅彪母亲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仍然替傅彪一次次地编织“美丽的谎言”。张秋芳说:“今年我们还是像往年一样回家过年,我们告诉他,傅彪出国深造去了,没有办法回来,他也没法给家里打电话(傅彪父亲之前工作特殊,所住地国外的电话不能直接拨打)。”
对老人说出这番话,张秋芳还要忍着心里的悲痛,“最坚强的是母亲,她每天还要强装笑脸回答父亲有关傅彪的问题。”虽然也不知道这个善意的谎言能维持多久,但张秋芳还是决定能瞒多久算多久。这次《印记》出版,难免要接受记者采访,但她特意给出版该书的长江文艺出版社交代,不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老人家不看报,主要看电视,所以我也希望大家帮我把这个谎圆下去。”

他走了,我害怕过自己的生日

昨日恰逢西方的情人节,张秋芳难免会被问及与傅彪的情人节经历。但张秋芳却说,他们从来没有过过情人节,“我们俩年轻时,情人节还没有传过来,等传过来了,我们又过了接受这个节日的年龄。傅彪是个很传统的中国男人,在他的概念里,只有中秋、春节、元宵才值得他去特别安排一下,除此之外,我们只对对方的生日、家人的生日特别留意,但很少去买礼物送给对方,往往就是大家凑在一起吃吃饭,前几年,傅彪特别忙,能凑在一起就是生日最大的愿望。”
张秋芳说,傅彪的生日是9月27日,去年的这天,一些朋友特别过来给傅彪过冥诞,儿子也特意从学校请假回来。当时傅彪的灵堂还在家里,儿子回学校后,张秋芳到灵堂,突然发现傅彪遗像旁放了一张被评为“优秀团干部”的奖状,这是儿子悄悄给父亲的生日礼物。张秋芳说,“我现在特别害怕过自己的生日,这么多年,每次我生日,他至少会打一个电话,这是我对他生日要求的底线……”

他走了,没有带走一丝遗憾

傅彪英年早逝,很多人认为这和他干演员这一行当有关,因为拍戏没有规律,尤其是他查出病情后还频频接戏,直接导致病情恶化。但张秋芳昨日特别解释说:“我觉得他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当时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第一次手术只是延长他的生命,而不能彻底解决他的问题,所以只要他喜欢、他高兴做的事情,我们都让他去做。”
张秋芳透露,在傅彪第一次生病时,她悄悄地对在病床上的傅彪说:“咱以后不能拍戏了,不然得按着人家的时间表工作,人家不能迁就你呀。”但傅彪说,“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个想法,就去跳楼了。”张秋芳接着感慨道:“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在我看来,是享受生活太少了。可他觉得,拍戏就是享受生活,他就觉得大家对他太好,越是这样,越想把所有的快乐带给大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报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报文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