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哑炮》与我记忆中的世界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7年第4期刊载了刘庆邦先生的《哑炮》。
  小说中写的是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的故事,这是它的简单结构。女人是乔新枝,四个男人分别是她的男人宋春来,拄单拐的张海亮,丈夫的同乡江水君,班长李玉山。正如贺绍俊在谈他对《哑炮》的感受一样,他认为刘庆邦小说中有两个世界,一个是乡村世界,一个是煤矿世界。读过或看过刘震云的《手机》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两个不无关系的现实世界,《哑炮》也一样,五个人组成了两个世界,都是精彩的,现实的,一触即痛的世界。
  对于刘庆邦在《哑炮》中所描绘的这两个世界,我并不陌生,而且还可以说相当熟悉。因为在我这个许姓大家族中,四兄弟之中有三家的亲人都曾参加过煤矿工作。干得最早的是我们五爷爷(我的大爷是曾祖父大妻子所生,其余四个是后来的妻子所生),他在山西一个县的煤矿做点炮工,就是小说中所说的“放炮的”,“炮”就是像鞭炮大小的雷管。我们家里现在还有十几个没法处理。同时他也是干这种活最长的,至少超过二十年,现在他依然在各大小煤矿干活,不过改做拉煤的了。我四爷爷和他的三个儿子也做过,小儿子十几岁时就到煤矿里做“打铃的(按电铃,也就是接上下班的铃)。我父亲也在煤矿里做过一年多,每月二三千块钱,干的是装煤打煤的活。
  现在的情况是,我父亲担心出问题就没再做了,尽管工资很高,而五爷及四爷的大儿子依然在某个黑洞洞的矿井里干着挖煤拉煤的力气活。
  像刘庆邦所讲的那样,煤矿的正式工才有户口,有时还能住着好一点的房子,这些一般都是矿上的干部才能享有的。而一般的第一线的工人(包括从农村跑去干活的非正式工)只能住在某个用石头砌成的低矮的房子里。工人一般都是拖家带口的,比如我的五爷。他们一家四口人在山西一个叫金山的煤矿生活了好多年。而且最悲惨的是,他的妻子在生小儿子时不幸在煤矿上去世了,留下了一个还未见母亲面的孩子,她的遗体是装在一辆运煤的卡车里运回老家的。
  在《哑炮》里,刘庆邦在写到矿上处理宋春来的“哑炮事故”时给他打了一口厚重的红松木棺材,“矿上派车时,矿领导特意安排装了半车好煤,和宋春来的遗体一块儿送回宋春来老家。卡车的车斗子里,下面装的是煤,煤上放的是白茬子棺材”。当年我的五奶奶也是和半车煤一起回到老家。刘庆邦用“半车煤”来给宋春来做陪随品绝对是值得相信的。
  但我也必须说的一点就是,刘庆邦在这里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不应该是一个有过煤矿生活的人应该犯的。在小说的开头他也犯了一个想象的错误,就是在下雪时他写到“挖煤的人”“一边吟诗一样嚷着好雪,好雪”,用吟诗一样来形容“挖煤的人”的欢悦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也过分得失实了。这处错误就不详说了,还是说那半车煤和棺材的“错误”吧。
  他在小说中写宋春来的棺材是放在煤上的,也就是说可以理解为棺材是直接在车顶上,能够直接看到的。这种情形是不可能的!矿上给死去的工人打一副棺材是可能的,但现在一般都换成骨灰盒了。我的邻居在煤矿上不幸死在事故中,就是一个骨灰盒装下了他高大的身躯。我不怀疑棺材的可能性,我只怀疑棺材放在什么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