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朋友翟克


□ 北 野

新疆有句维吾尔谚语;牙好的时候多吃肉,腿好的时候多走路。
在新疆的汉人中,若要推举一位维吾尔民谚的优秀实践者,翟克的得票率将大有可观。翟克年轻风光的日子,腰里挂着照相机,脑门架着太阳镜,披头散发,骂骂咧咧,视金钱如粪土,待功名如狗尿,呼朋唤友于四海之内,携帐浪游于天山南北,根本不把求田问舍之徒夹在眼里,更不用说汲汲于富贵戚戚于贫贱的小市民生活了。
翟克属羊,但却长着两条精瘦的狼腿,据说这与他几十年来到处乱跑有关。
翟克的牙口也不怎么整齐,曾被诗人黄毅概括为“犬牙交错”,我估计这与吃肉啃骨头脱不了干系。
我这么议论翟克,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不过以我对这家伙的了解,他不会怎么想,充其量龇牙咧嘴说句“操!”而在他的词典里,这是一个表达激动的褒义词。
但是不管怎么说,最近一两年来,我沉痛地注意到老翟克的牙口和腿脚已经大大地不如以前了。最明显的证据是,他闭门谢客开始写书了。
其他人写书,我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翟克沦落到闭门写书的地步,我感到多少带点悲剧色彩——想一想翟克是那种伏案写作的圈养动物吗?翟克是野生动物!除非他赖以生存的环境出现了重大危机,或者他自身的野性比如牙口和腿脚出现了问题,否则他不会轻易离开他所热爱的旷野的自然主义气息,回到城市商业主义的二氧化碳中!
在乌鲁木齐新华南路一带他所租居的陋室里,翟克把自己几十年来拍摄的那些照片铺满了整个房间。我想起了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说过的话:“照片能使人在想象中拥有飘渺的过去。”这位20世纪70年代美国最著名的女权主义批评家还写道:“照片其实就是被捕捉住的体验”,“摄影就是对拍摄对象的占有”,“职业摄影师站在相机背后常常产生性幻想”。
我不知道几十年来翟克热衷于东奔西跑、腰里挂着各种长枪短炮的照相机、在新疆160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和如云关女之间不知疲倦地出没,是否暗含着苏珊·桑塔格所说的“性幻想”和对大自然的“占有欲”。但我知道随着商业主义的闪亮登场,浪漫主义的黄昏笼罩了大地也笼罩了翟克和他的取景器。他意识到光线不够了。他清楚该是寻找新的光源的时候了。
翟克不是我交往最早的朋友,甚至也不算交谈最深入的朋友,但却是最近十年与我往来最密切的朋友。对我而言,翟克是一面镜子,一个活着的传说,算不上毕巧林起码也是一个国产的堂吉诃德。我仰望他身上所潜藏的某种精神——一种明心见性的、乐以忘忧的、不知老之将至的精神。记得有人曾经问我翟克多大年纪了,我说大概在零岁到一百岁之间吧。的确,他脸上的褶子与他孩童般的心,很容易让人搞混他的生物年龄。
翟克出生于天山南部的孔雀河流域,在民族成分上属于新疆汉人。关于新疆汉人,青年作家刘亮程的散文曾有大量描述,但其中找不到翟克这种类型。翟克是一个真正的“另类”——无论是对新疆的土著民族而言,还是对汉人而言。他身上的禀赋和习气,综合了新疆所有的自然与文化元素。如果外星人要采集一个新疆人的标本,如果新疆的几十个民族都在争抢这个名额,我建议别争了,让翟克去!从他身上可以看到我们新疆各个民族的影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