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白瓷起源的再讨论


□ 陈彦姝


关于白瓷起源的再讨论图片1
河南安阳北齐范粹墓(公元575年)中的白瓷被视为我国已知连续白瓷传统的发端。但引人深思的是,南方的制瓷技术长期领先于北方,为何白釉瓷器却首先在北方烧成?
从技术上讲,白瓷是在青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通过控制胎釉中的铁含量,克服铁的呈色干扰而获得白色的效果。早期白瓷积釉处泛青即表明二者的渊源。然而,人作为艺术品的创造者,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选择什么样式、何种色彩,具有极大的主观性。社会风俗、民族习惯、宗教信仰都可能左右人的选择。因此,还应深入寻求社会和人文原因。对白瓷的起源,前辈学者已有探讨,如提出 :瓷釉青色在南方已形成一定的审美习惯,不易改变 ;而北方瓷业起步较晚,白瓷出现以前,尚未形成使用青瓷的习惯。⑴但如此解释并没有指出白瓷出现的必然。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北魏时盛行弥勒信仰,其重要表现形式是服素服,持白伞白幡,并由此导致尊尚白色。这种色尚带动全社会,影响白瓷的出现。⑵此说虽较新颖,却仍需商榷。
佛教在十六国北朝确实有较大发展,尤其至西晋末年,社会大乱,诸胡群起,北方佛教因受诸胡尊奖而大宏。于诸多经典中,弥勒净土所宣扬的世界一种七收,安稳快乐,人寿八万四千岁,处处有金银之聚。这幅异常美满的图画,与历经战乱的现世恰成强烈反差。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构成了弥勒信仰广泛流行的社会基础。
然而考察汉至北朝的弥勒净土经典,并未明确言及白色在信仰中的寓意。将“服素服”,“持白伞白幡”与弥勒信仰建立联系的是多次农民起义与性质不明的暴动,它们大多发生在北魏后期至隋,乃至延续到唐。对此,唐长孺先生曾有深入探讨。⑶近年的研究对此现象又有诸多新解,或指出“白衣长发”者为假托佛教徒的摩尼教徒,⑷或认为白衣弥勒与末法思想有关,⑸或认为起义利用的是民间盛行的渴求“值佛闻法”与“龙华首会”心理,与崇拜弥勒并无直接、必然的联系。⑹各种说法孰正孰误暂且不论,但它们无疑表明这种崇白信仰与弥勒信仰存在区别,否则对同一现象现代学者不会有多种解释,古代史官也不必着意强调滋事者着白衣素服、持白伞白幡,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装扮有异于服“缁素”的普通僧众。
参考当时佛教艺术的图像资料,敦煌开凿于北朝时期的36座洞窟中,仅发现5铺着白衣的佛像,分属北魏、西魏。⑺与其他形式的弥勒画像相比,白衣弥勒并不占数量优势,很难说是一种广泛流行的信仰。
那么,这个尊尚白色的教派似乎当属一支异端,与主流的弥勒信仰存在差别。难以借此证明其色尚能带动全社会,影响白瓷的出现。
其次,这种作为异端的信仰因浓厚的宗教迷信色彩而带有盲目的狂热性,多次被用以蛊惑人心,使之聚众造反,但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被迅速镇压,事后对其党羽的清洗、连坐,前后牵连多达数千家。事隔多年,浩大的肃清运动仍使人心有余悸。如唐初高僧昙选听闻徒众结聚作道场时,仍谈虎色变。⑻即便同为佛门中人,昙选都称其为贼、为妖,旨在与其划清界限。“白衣弥勒”因不容于统治阶层,屡受打击而渐呈衰落之势,而与这种衰落形成对照的是白瓷的进一步发展。如果说范粹墓中的白瓷仍存在普遍泛青的现象,隋代白瓷胎釉质量则进一步提高。开皇十五年(595年)张盛墓中出土的白瓷俑不仅高达75公分,而且是白瓷黑釉彩;⑼大业六年(610年)姬威墓中的白瓷奁釉面光润,开片均匀。⑽若白瓷因依托“白色弥勒信仰”而产生,随着教派势力的衰弱,其市场需求当萎缩,产品的数量、质量当下降,但白瓷反而成熟壮大。
第三,利用这一信仰煽动暴动,组织起来的是饱受水火刀兵饥馑之灾的下层人民,干的是抗拒王师、夺城杀吏之事,明显是反对现有政权的。然而纵观北齐至隋出土白瓷的墓葬,墓主地位无不显赫。范粹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凉州刺史;张盛为征虏将军、中散大夫 ;李静训和丰宁公主更贵为皇室宗亲。很难相信,这些身处统治阶级上层的人物会有与下层民众一致的信仰,并因而崇尚白色,以白瓷入葬。相反,白瓷在高等级墓葬中的频频出现,恰恰表明它是作为有吉祥寓意的器物而首先属于少数上层阶层的。
关于白瓷起源的再讨论图片2
笔者以为,这种对白色的偏好,当与北方民族的原始信仰有关。西晋末以来相继进入中原的五胡,不少是来自北方草原的。北方的民族多曾信奉万物有灵的萨满教。即使在其接触佛教之初,看重的也是僧侣方术奇技的验应效果,如十六国之著名高僧释道安、佛图澄都是首先以咒术见重于统治者。⑾建立北魏的拓跋鲜卑原居于大兴安岭,作为一个混血的部落民族,在其发展过程中与乌桓、匈奴有着密切的血缘传承与文化传承关系。流行于草原的萨满信仰也在鲜卑族中留有痕迹。考其早期西郊祭天仪式,与汉晋传统存在多处区别。不仅有“西向朝拜”、“蹋坛绕天”的特殊礼节,⑿更由女巫升坛、摇鼓,主持仪式。⒀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早期祭天时强调 “牺牲用白”,⒁而在萨满教中,白色恰恰是善的象征。⒂此外,《魏书·灵征志》中记载的作为祥瑞之兆的动物有白狐、白鹿、白獐、白乌、白燕等十余种,诸州贡献逾百次 ;神话里的祖先,是乘白马从天而降 ;⒃传奇经历中助人脱险的灵兽,也为白色。⒄这种普遍存在的萨满信仰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北方民族的精神心理、民族性格,培养起独特的审美趣味,演化为北方特有民俗。根植于此,北方民族大都看重白色,以白为吉。时至今日,拜日、尚白、敬祖、爱鸟的习俗依然存在于我国东北、内蒙、西北地区的鄂伦春、满、蒙古、柯尔克孜等族中,溯其根源,无不与信奉或曾经信奉的萨满教的思想观念有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