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比较文学与学术创新


□ 曹顺庆 朱利民

  曹顺庆,1954年2月生,198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83年在四川大学获硕士学位,1987年获博士学位。1987年10月,被四川大学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90年10月,破格晋升为教授,同年获得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和霍英东青年教师基金;1992年,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10月,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第五批博士生导师;1996—1998年,任四川联合大学文学院院长;1998年至今,任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2001年,以第一带头人申报获准“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国家级重点学科;2005年,获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比较文学)。担任国家社科基金评委、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评估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中文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文论学会副会长、四川省比较文学学会会长,兼任南华大学、淡江大学、佛光大学客座教授,以及英文刊物Compurative Literature:East and West和《中外文化与文论》的主编。在比较诗学、比较文学学科理论、中国古代文论、东方文论等方面多有建树,提出“失语症”、“重建中国文论话语”、“跨文明研究”、“比较文学中国学派”、“比较文学第三阶段学科理论”、“比较文学变异学”、“西方文论的中国化”等学术命题。出版专著《中西比较诗学》、《比较文学史》、《非性文化的奇花异果——中国古代性观念与中国古典美学》、《生命的光环——中国文化与中国文论》、《中外比较文论史》、《中外文学跨文化比较》、《世界文学发展比较史》、《中国古代文论话语》、《比较文学学科理论研究》、《跨越异质文化》,编著《比较文学论》、《东方文论选》、《比较文学学》、《比较文学教程》、《文心同雕集》、《跨文化比较诗学论稿》等二十多部,并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学术月刊》等国内外知名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
  朱利民,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博士研究生。
  
  曹老师,您好,您是我国第一位中国文学批评史的博士,从硕士论文《(文心雕龙>中的灵感论》到博士论文《中西比较诗学》再到现在的比较文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经历了较为明晰的学术转向,学界中人对您的了解和关注更多的也是在比较文学方面,您能否谈谈您早年在中国古代文论方面的研究吗?您如何看待您的学术转向呢?
  谈到转向,其实我个人的经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我16岁考上文艺兵,在部队文工团先拉二胡,后拉小提琴。1976年,作为最后一批推荐上大学的工农兵学员,我被推荐到复旦大学中文系的文学评论专业学习。当时复旦大学有一批资深的名教授,如刘大杰、陈望道、朱东润、蒋孔阳、赵景深等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因此,复旦大学的古典文学研究在国内更是首屈一指的。正是在学术大师魅力的感召和浓厚学术氛围的影响下,我从一名工农兵学员出身的古典文学热爱者,经过四年踏实的学习,慢慢成长为一名有志于古典文学研究的青年。大学期间,我就写了一些研究古代文论的文章。记得第一篇文章是关于孔子的美学思想的,曾经给蒋孔阳等老师看过,经过他的指导和修改,后来收录在复旦大学一个学生论文集里。1980年毕业的时候,我打算考研究生,一则出于对古代文论的研究兴趣,想挑战一下自己;二则年轻气盛,想改变一下人们对我们工农兵大学生的印象,因为当时很多人对工农兵大学生存在明显的偏见,认为工农兵学员都是“白卷”英雄,是当时制度下的产物。但是,由于当年复旦大学这个专业不招生,只有四川大学的杨明照教授招收中国文学批评史的硕士,所以我就报考了四川大学。
  刚到四川大学的时候,杨老师给“七七级”的大学生上《文心雕龙》,我就跟着旁听。杨老师上课只带一个小笔记本,上课时先把《文心雕龙》原文背诵一遍,然后再逐字逐句的讲解。杨老师的背功很好,听课的学生都很惊讶。要知道,杨老师当时已是将近七十岁的人了。杨老师学术功底很扎实,治学严谨。他的书房叫“学不已斋”,记得我每次去找杨老师的时候,他每次都在伏案写作,桌上放着一套“十三经”。我后来曾经写了一篇《知无涯,学不已》的文章来介绍杨老师,也是激励自己秉承杨老师严谨勤奋的治学精神。我把自己拓宽古代文论研究路子的想法告诉杨老师之后,他很赞同我的看法,认为在目前这样一个语境下,沿着典籍校勘的治学路子继续研究古代文论已经不好走了,不妨把视野放得开阔一些,可以尝试着走走中西比较的路子。而当时的古代文论研究的确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问题。
  有人对我说,你既然跟着“龙学”泰斗杨明照教授学习《文心雕龙》,那你为什么不接着杨教授的《文心雕龙》研究往下做呢?这样既不会引起现在这么大的争议,又能享有较高的学术地位,何乐而不为呢?如果接着杨老师继续做《文心雕龙》,确实是可以的。我跟着杨老师学习中国古典文论,背诵《文赋》、《文心雕龙》、《诗品》、《沧浪诗话》,打下了较好的文化典籍基础;而且在古代文论方面我也做了不少研究,取得了一些成绩,我的硕士论文在《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研究》(第6集)上发表后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看了该文后还专门给我写信,说读了我这篇文章后很受启发。因此,我相信我在古典文论研究上也能做出成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