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世俗人生中探寻精神价值


□ 刘登翰

  阿里的诗稿留在我的手中很久了,我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许多年了我已不再写诗,也不怎么读诗。对于越来越年轻的诗坛新锐的歌唱方式,我一直不敢轻易地做出艺术判断,毕竟我与他们相隔了一至两代人的距离。今天年轻诗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命体验,都与昔日写诗和说诗的我们那一代有很大的不同。每一代人都有权利从他们自己的人生中寻找和选择他们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就像当年我们也曾经年轻过、叛逆过那样。他们新潮,他们反叛,他们张扬个性,他们诡异新怪,这一切都无可厚非,都必须得到尊重。当然,当他们不再年轻,他们的生存方式有了新的改变,他们获得不同的生命体验,他们的歌唱方式或许也会随之改变。但诱使他们改变的,并不是别人的言说——或所谓“教导”,而只有生活,生活才是他们无论人生还是艺术最具权威的引路人。
  在我眼里还很年轻的阿里,其实已经不太年轻了。十多年前,他曾经是当时民间诗坛十分活跃的漳州“新死亡诗派”创始人之一。“新死亡诗派”的命名看似十分吓人,说白了也没什么,他们相信在宣判旧的死亡的同时,才有新的更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是一种生死同构的艺术辨证。因此,“新死亡诗派”实际上也可以读成“新生诗章”。宣布“死亡”容易取得共识,而获取“重生”之后的歧路便多了。“新死亡诗派”近年的有点“消声”,或许就有此中的某些原因。岁月不居,最先敏锐感受到时间流逝的诗歌,也变化最快。“新死亡诗派”中的某些成员,后来在另一个场合重新为自己命名,称作“中间代”。我想这是由于诗人生命的时间意识预感到自己在诗坛中位置的变化。不知这个重新命名会否获得“新死亡诗派”同仁的普遍认可。但无可讳言,它确证了生命和歌唱都会被时间跨过的这一残酷事实。
  作为曾经是“新死亡诗派”的活跃分子,阿里这部诗集包括了他早先参加“新死亡诗派”时期的最初的歌唱,以及后来人生有了若干转变的作品。读阿里早期的诗作,我仿佛在崎岖迷离的梦中山路艰难跋涉一般,在他过于绵密的、甚至互不相干的意象群落的跳跃和转接中,感受到诗人联想的丰富和奇丽,也倍受着追寻作者难于捉摸的思绪奔波的辛劳和偶有发现的欣悦。我这样说并非是对阿里早期诗歌的价值判断,只是老实地表白着一个艺术感觉正渐渐变得迟钝了的阅读者的感受。在阿里的诗作面前,我更急于想弄清楚的是阿里——以及与他同时代的这一群作者,为什么这样写,这样思考和这样表现?信手举一个例子——《缺憾》:
  月光的声音红点黑点
  在我的内心仰望时空
  我的呼吸破碎梦歌的魂魄
  
  叶片上天鹅的倒影纷飞
  这是神明的偈语白点灰点
  
  我在我身体以外练习遁入
  并且随同月亮的泪水款款纷飞
  我倾刻只剩下一具雄性的骨骸
  轻盈极至变幻了晶莹碧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