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北京文学》26年情缘


二十五年前的七月,当我作为一个地地道道从鲁西农村到燕山脚下的文学青年,见到自己满是稚嫩的诗《父亲呀,我真想变成一阵风》刊登在1984年第7期《北京文学》“青年作者专号”时,我感到《北京文学》这片肥沃的土地和我世代躬耕劳作的鲁西黄土一样厚实,一样无私。它接纳我,厚待我,使我播种于斯,成长于斯,收获于斯。二十多年来,我在文学拥挤的道途中,有过迷惘,有过困顿,但更多的则是不敢稍加懈怠,因为我一直心存感恩的《北京文学》,当年是他在身后催促我、鼓励我。我只有像套上红舞鞋的舞者,面对着命运的注视,在自己的生命中一直旋转,直到精疲力竭,倒在也许没有掌声与鲜花的前台。
  80年代初期,由《北京文学》起步,我的诗先后在《当代》《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青年文学》《光明日报》《十月》《北京文学》《星星》《绿风》等全国数十家报刊面世。新作刊发之后,我就把消息告诉《北京文学》的默默无闻的编辑,让他们一起分享我的苦乐。
  在中国的当下,诗歌的生存之路很难想象。作为一个诗人,我一直把诗歌作为我灵魂的憩所,它安慰我不羁的灵魂,我用它疏泄我的欢娱与苦闷,用它歌颂美好与鞭笞不义。1994年冬,孔繁森殉身雪原,曾与我一起创办“乡韵”的亦师亦友的孔繁森书记的骤然离去,使我的生命有一种抽空之感。我决定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一个平凡而伟岸灵魂的纪念,就创作了长达两千行的长诗《孔繁森之歌》。
  当写作之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北京文学》,后来考虑这首诗两千多行的篇幅,太长了些;后来,就给了中国青年出版社。
  因为当时当兵在北京,又十分热爱文学,所以,就把《北京文学》当成一面旗帜,引导着我的诗歌创作。自有些诗人沉醉于小我,以探索为名,把诗引入创作歧途,不关注人生,社会与时下。《北京文学》却一直有着自己的操守,不趋阿新潮,却兼容并蓄,诗之兴、观、群、怨在《北京文学》皆可呈现,这是一种虚怀若谷的宽容,这是一种善待诗歌的胸襟。
  2005年5月,又是《北京文学》,一直没忘记我这位伴随了20多年的朋友。当时《北京文学》正在组织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方面的作品,编辑部的王童先生向我约稿,我欣然从命。因为这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也是一个诗人具备的良知,更是中华民族抗战胜利的正气歌。我连夜创作了百余行的长诗《纪念碑》,发表在2005年第8期《北京文学》上。由此影响,我又创作了《我说的和平》《大刀魂》等作品。还专门组织了近百名诗人参加的“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诗歌朗诵会,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和著名诗人李瑛、雷抒雁、王燕生、金波、雷廷、李文朝、朱先树、华静,以及《北京文学》的编辑王童等参加了此次朗诵会,并且,他们在会上都朗诵了自己的作品。
  2006年夏季的一天,我又接到《北京文学》社长助理王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奥运会马上到了,现在的北京和全中国人民一起,正在实现着举办奥运会这一中国人100多年来的梦想,正迎接2008年奥运会到来。他让我写一组奥运方面的诗歌或者写一部长诗。说实话,我当时也萌发了写奥运的意向,王童这么一鼓动,更增强我的信心。后来,我又有幸参加了《北京文学》杂志社特邀40位报告文学家、散文家和诗人举行的“‘新北京,新奥运’中国作家大型采风系列活动”。后来,在《北京文学》的鞭策和鼓舞下,我积极努力,查阅资料,参加《北京文学》组织的到鸟巢、水立方等地的采访活动,我迅速地创作了一组奥运题材的诗歌并在《北京文学》2007年1月号首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