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访陈监先


□ 陈巨锁

  得悉山西学者八十八岁的吴连城先生去世的消息后,哀悼之余,又引发了我对陈监先先生的怀念。
  还是在1983年5月间,我到太原参加省书法家协会理事会,某晚无事,承楷兄约我到省博物馆职工宿舍去看望吴连城先生。记得当时吴老谈得最多的是有关陈监先先生的事。吴老对我说:“贵同乡陈监先先生是我省很有见地的一位版本目录学家。解放前曾在山西教育厅供职。工作之余著述甚富;解放后,长期坚持对傅山先生著作的研究,进行《霜红龛集校补》的工作,很有成绩。可惜,功亏一篑,陈老在1976年过世了,其子孙亦没有能继承其业者。《霜红龛集校补》不出版,老先生后半生的心血便白费了。你同原平访访陈监老的家属,他们若同意,我可以帮助毕其事。”
  吴老一席话,竟使我有点无地自容了,家乡有这么一位贤人,我竟连陈监先的名字也没有听说过,足见我的孤陋寡闻了。
  8月初,我为完成吴连城先生的嘱托,便到原平阎庄村,多处询问,村里人也不知道有陈监先其人者。根据我提供的线索,有一位青年学生说:“村里倒有一位老先生,‘文革’前是在省城工作的,叫陈宪章。不过,他还活着,不妨去问问。”在那位学生的导引下,便先访陈宪章。岂不知,这位陈宪章正是陈监先,只是名与字的区别罢了。
  到得陈家,大门半掩着。推门而入,小院清幽,卵石铺道,树荫匝地,花木成畦,隔着窗玻璃,见窗下坐一长者,把卷而读。有一妇人,闻声而出,延客于小屋。老先生见有客至,遂将书卷放置炕间小桌之上,招呼我们随意落座。妇人端上清茶后,立于门侧,此乃陈监先的夫人王巧云。
  老人虚岁八十,须鬓皆白,有轻微偏瘫;然气色甚好,记忆惊人。说话低慢而沉稳,思维清晰而敏捷。先生说:“我1904年光绪三十年正月初一出生,迄今已是八十虚度了。1976年(实为1975年——编者)得了一场大病,原以为行将就木,遂将所藏图书都捐献了国家,没想到竟又活了下来,现在却没有书可读了。”先生在诙谐的笑谈中,却又流露出怅惘和惋惜。王夫人在一旁插嘴说:“老陈一辈子就是和书打交道。在省城时,总是在逛书店;节假日,便是泡在图书馆,中午也不回家,一个面包或者一张烧饼,就顶一顿午饭,从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子;至于家务事,一点也不管。”在夫人的埋怨中却充满了怜爱。
  说到《霜红龛集校补》的书籍,王夫人从另外一个屋子里提过一个包袱来,陈老用微瘫的手打开后,我看到了厚厚的几册书,那正是先生《霜红龛集校补》的手稿,毛笔工楷,字若蝇头,银钩铁画,一丝不苟。蓝皮线装,真够精致的。陈老说:“此作我已数易其稿,现在看来,有些地方,还需校订。无奈手指不听使唤,只能用钢笔作点批注了。”我提议在村里请一个教师在教学之余帮忙抄录。先生说:“我的生活不能自理,哪有力量请人帮忙呢。况且傅山的著作,有不少深奥而生涩的字句,一般教师怕也帮不上忙。”
  陈监先义与我谈及1946年因《章实斋年谱》与胡适的争鸣,并展示了胡适、邓广铭与陈老的书札。当时我很想将这些珍贵的资料公之于世,先生却说:“胡适已过世,然邓广铭先生健在,我怕给他带来麻烦,还是不公开的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