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李庄


  ●葛辉

  我已经过了那种有什么说什么的年纪了,现在面对着他,更是如此。

  你知道,有些事情很奇妙,好像你面对着一个人,明知道你和他说什么他也听不懂,但你还是喜欢说,也许你觉得他应该懂,或者,你觉得他早晚有一天会懂。

  还有一种时候,你面对着一个人,你明知道他什么都懂,但你却不想说,因为没有安全感。

  现在,我面对着他,什么也不想说。

  这年冬天突然的冷了几天,天气预报只是说会冷冷冷冷.气温从零下十度一下子降到了零下十八度,谣言四起,有人说后天会更冷,有人说气温会降到零下二十六七度,而我,通过详实的天气预报.了解事实既不像一些人说得那么残酷,也不像我一直想的那么乐观,气温会在三天内降到零下二十度.这对于从东北长大的我来说,的确不算什么。

  我在一年多以前得知李庄这个名字,那时候的我已经将近三年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了,我不像一些人一样喜欢闪烁其词的说不知道未来如何。

  也许我从没想过我可能是一个可以写小说的人.因为在我的心中我始终什么也不是,我的心思全在如何地让我的家庭更好的生活上,那时我的妻子怀着我的女儿,正是要告别年轻的年纪,现在,女儿已经看着我,嘴里熟练的叫着:“爸爸。”

  已经又是一个冬天了。

  冷吧,随他的。我想着这些,把日历翻到下一页,这页是2010年1月19日,明天。

  门响了一声,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已经走了。

  然后我突然又想到了李庄。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地方?

  我总是在思想一个地方或人.有时候人与地方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有时候又如此相似,比如我回忆中的东北老家,那地方如亲人般亲切,那熟悉的街道就像一张笑脸一样让人刻骨铭心。

  就是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可能还是个什么东西。

  我想,我也许应该写下去,用这种酸涩的文字描述一种我自己才了解的语言。

  这时天已经黑了,时光的流逝像是往常一样,在无声无息中慢慢的,那个我离我而去,而现在的这个我,正在跟随那个我远去,我,正坐在电脑前,想着我的故事。

  这是一个遥远的故事。

  我准备要去寻找李庄。

  那些日子里我一直在准备,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遥远而冗长的旅行.那时我们厂里的设计工作不忙,年前年后的,没什么订单,闲得车间都放了假.只有几个办公室的人们在上班的时间里打着扑克。于是我也请了半个月的假,这真算得上是长假,要知道,去年我回东北老 ‘家才请了十一天,而这次,我将用上半个月的时间去寻找那个叫李庄的名字。

  李庄很多地方都有.好的坏的大的小的都有.最近比较火的重庆打黑风暴中一个犯案的律师的名字也是李庄.你知道在这些李庄中找到那个李庄多么不易,我想了很长时间,如果我碰到李庄的时候我要怎么办,最后,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我不能解释我和李庄的距离,现在我想,也许在那一刻我仰视李庄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距离拉得很远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