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窗外


□ 秦新法

  小屋的山墙根是一条由下而上穿越居民住户的坡道,推开另一面墙上的小窗,即可见坡道的尽头。与小窗相对的,是这小城唯一的一个叫做陵园的地方;与小窗形成直角形的是一道大门,大门之内是我归属的福利单位的大院。
  小窗外的空间,构成了人流车流的回旋地带。每天,嬉笑声,议论声,脚步声,机动车的喇叭声,时不时地响起,碰撞我的耳膜,惊飞我的思绪。
  我常将残体架在双拐上,站在窗外,放眼浩瀚的天空,辽阔的大地,深深做着吐故纳新的深呼吸。看春天,满目葱郁繁茂的生机;看秋天,随风飘舞的落叶。
  
  车鸣
  
  我居住的小屋伸至厂门之外,与坡道连为一体。十多年间,有多少大小不一的机动车在此转向,已无从计数。但那经久不息的车鸣声,却是经久不息地撞击我的耳膜,使我无时不在一惊一乍中紧缩脑部神经。
  尽头与转向,一种进退重复的过程。这过程,让我不断地读着生活,读着人生。
  那些行至居民区夹道中的车,退不能,弯不转,只有一踩油门上行爬坡,行至坡道的尽头。司机手握方向盘,进进退退,一阵忙活之后,总算完成了一个头尾倒向的过程。目送那车突突离去,我满是羡慕。
  看得久了,就看出这些司机技术水平的差距。在那短暂的调头转向中,有的轻松自如,有的笨拙吃力。通过调头的时速和车鸣的节奏,可知那司机急躁不急躁的性情。如遇一位像幼童学步摇来摆去怎也调不转头的司机,我的心就会一直悬空提着,深恐这个活动的家伙,冷不丁一头撞向我那不会躲闪的小屋。
  将一个物体置入一个危险地带,每天就担心这危险在某个瞬间突然醒来。每天听着这声声不息的车鸣,思绪总是七零八落地飘散。
  沉睡的夜晚,总是一次次被划破夜空的车鸣声从梦中惊醒。床头离墙外不到一米。在静寂的夜里,像是床边站着一个人,手持一只高分贝的喇叭,摁在我的耳孔上发疯地嘶鸣。一次次惊醒,一次次心跳,一个个长夜,于车鸣声中迎来黎明。
  在一些白昼的某个时段,我正取过一张一面已挤满文字、一面还是空白的纸,准备划拉一些自己永远无法定性的文字,突然响起的车鸣声打断了我费心竭力左哄右骗来的一段文字。此刻,浮出的灵感即刻消失,胆小的文字跑了个精光,伸向半空的手类似捕捉状,其实怀中仅剩流动的空气。
  看着这样的阵势,我手中那支胆小的笔,仿佛找到一个挣脱的理由,想一逃了之。我赶紧并拢五指,凝聚所有的力量,深恐一不留神让它从手中的缝隙逃离。否则,我用什么填充时间,拨动岁月?
  时间不仅是躁动,岁月不仅是车鸣。当车鸣如刀划破我岁月的腹腔,我不知安静的神坛是否已是香火密绕人影攒动。眼睁睁看着一辆高大的铲车,在我窗外的大院啸叫着,将一棵棵成长几十年常青不常青的树木,轻易地铲倒,轻易地铲起,又轻意地摔下,不由感慨这任何生命真是微妙无常。动也无语,静也无言,远离尘嚣的树也难逃生命之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