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金的意义


□ 徐 岱

文学老人巴金先生驾鹤西去。虽然大张旗鼓地给足了面子,但事实上却是堂而皇之地撕去了里子。在一种全民嘉年华的氛围里,告别巴金的活动演绎为又一个吸引眼球的节日。巴金如果天上有眼地下有灵,真不知会作何感想。众所周知,作家巴金有代表作三部曲《家、春、秋》,文人巴金有文化关键词三个字“讲真话”。无论对巴金作品的文学成就作何评价,巴金其人的人文意义不能低估。所以,理解巴金,就得理解其一再重申的这个立场。认真对待这位文学名家,也就意味着必须认真面对这么三个问题:何以要讲真话?何谓讲真话?如何讲真话?在某种意义上以及在许多人的眼里,这些问题或许显得有些幼稚;但从古往今来的人文语境来看,这种执着实属难能可贵。

1.一个命题的时代背景

倡议讲真话的意义何在?一言以蔽之:让人成为人。人类是由语言活动所创造的观念动物,生活世界构筑于以语言符号为媒介的文化实践之上。法国人帕斯卡尔有一句名言: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是思想赋予了我们征服自然主宰自我的强大能量,离开了观念能力人类就一无所有。所以从拥有意识活动的第一时刻起,我们的头脑就为形形色色的观念所占据,我们的行动无时无刻不受这些东西的支配。以此而言,诸如“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和“不是人类使用语言,而是人类被语言使用”这类陈词滥调,多少有其一些道理。深受希特勒赏识的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并不是谎言有这么大的诱惑,而是由话语所构筑的意识形态罗网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具有一种所向披靡的效力。
所以对“话语权”的控制与反控制,就成了文明进程中的一个焦点,任何形式的奴役都从该群体的“失语”开始。话语表达的这种正负两面性,也因此而受到历来思想家们的重视。如果说孔子的“不学诗无以言”的主张表现出他对话语问题的高度关注,那么他同时提出的“巧言令色鲜仁矣”的见解和明确表示的“恶利口之覆邦家者”的态度,则旗帜鲜明地亮出了他对话语的负面影响之恶劣的担心。为了防止这种情形出现,孔子甚至打算以身作则地放逐话语提倡沉默(“予欲无言”,《论语·阳货》),从而在中国思想中开创了重行轻言的传统。依孔子的态度是“敏于事而慎于言”,用庄子的话叫做“道行之而成”。这当然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
话语在人类生活世界中举足轻重的影响是无可替代的,聪明如孔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作为中国知识分子源头的儒家,早有“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礼记·乐记》)这样的认识。汉语中既表示身份高贵的统治者、又代表德才兼备的知识人的“君子”一词,包含一个张开的大嘴。所以,尽管孔子在回答其学生子贡的“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的问题时,雄辩地以“天何言哉?”(《论语·阳货》)作了反驳,但事实上这位先哲显然意识到,问题并不在于取消或者限制话语的表达,而在于如何表达。“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论语·尧曰》),整部《论语》结束于这样一句话充分说明了这点。以此而言,认为在孔子“辞达而已矣”的主张(《论语·卫灵公》)和老子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的观点中,多少已透露出对“讲真话”的倡导,这未尝没有道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