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野上的小路


□ 史群友


我读小学二年级那年,家里的生活每况愈下,为了生计,全家被迫从豫西一个苍凉的山村迁徙到洛阳以东一个依山傍水的山村。初来乍到,这儿的山林、田野、丘陵、小河,就连牛栏、羊圈都是陌生的。这儿完全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转学后,我的同桌和我同姓,叫晓林,大我一岁,虎头虎脑,剃着圆圆的光头,我们很快就厮混熟了。每天上学前,我总是站在家门口向他家张望,可着嗓子向他家呼唤。放学的时候,我们在一片胭脂般的色彩中沿着伊洛河慢慢地走回家。
一个下雨天,细细的雨星在天空弥漫着团团雾气,起伏的白云山完全笼罩在雨雾之中。我爬到高高的寨墙上摘酸枣,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后我看到晓林领着几个小伙伴,每人挎着一个竹篮,洋洋得意地从野外归来。晓林仰起脸看到我,不由脱口说:“群友,你胆子好大呀!”说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水,眉飞色舞地说:“群友哇,我给你带来一个好东西。”出于好奇,我敏捷地从寨墙上下来。他递过来一个沾着黑土的大红薯。
还没有到收获的时候,他那儿来的这么新鲜的红薯?那年月,我最讨厌的就是偷公家的东西,我觉得大家的好日子都是被个别人偷掉的。于是没有好气地说:“偷来的东西,我不要。”
当时,我并没有理会晓林的好意,恶狠狠地将红薯往地上一丢,说:“晓林,原来你是个小偷……”
晓林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地变脸。一群小伙伴看看晓林又看看我,气氛十分紧张。这时候,我挺直胸脯,拽着晓林的篮子:“走,到大队部去!”
晓林忍无可忍,他突然像只小豹子一样,将篮子往地上一丢,骂道:“你六亲不认……简直就像条狗。”我依旧拽住他不放。他忍无可忍,发疯似地转过身来抱住我,我们两人打了起来。我们在水泥地上滚来滚去,完全变成了两只泥猴。
第二天,我把晓林偷红薯的事告诉了老师。那个姓李的老师也毫不含糊,不声不响地走到晓林跟前,突然揪住他的一只耳朵,把他"请"出了教室,让他在外边足足站了一天。
当时,我心里也多少有些过不去,可一想:“谁让他偷东西啦?这可是活该!”
放学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起来,本来就是嘛,偷了东西就该罚。
就在我心情平静地往家走的时候,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头栽在雨地上,紧接着,木棍、鞭子冲我的身上狠打下来。朦胧中,我看到晓林和他的同伙紧围着我,有人高喊着:“打呀,打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晓林走近我,用鞭子冲我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下:“看你小子以后还告不告状?”
我只觉得脸上像刀割一样。幸好有人从这里经过,他们才一哄而散。
我一步一滑地走回家。妈妈见我被打得浑身是血,眼泪都流下来了。她一边给我擦伤,一边问道:“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我没有回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