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记中的卡夫卡


□ 王 正


内容提要
学界论卡夫卡,大多侧重于对人的“异化”,对社会文明病的反思与批判,而忽略卡夫卡身上所包含的恪守职责、屈从社会的一面,他并非人们所想象的不修边幅、艺术至上的“天外怪人”。这就导致了卡夫卡在对待创作、情感、人生诸方面都表现出深刻的矛盾性。卡夫卡在日常生活中“融入社会”,不等于他的灵魂深处也被现实社会秩序所同化,他始终追求着“天上的食物”,承受着“求而不得”的精神痛苦。我们对卡夫卡书信、日记与个人“情史”进行细致入微的考据,可以解读他作为“双面人”所具有的悖谬式创作心态。

关键词
卡夫卡创作心理悖谬

卡夫卡一生都被“矛盾”所困扰,各种矛盾的每一次冲突与厮杀,都无异于在他心理上新开了一条沟壑。多次受伤的经历,并没有使卡夫卡提高为人处世的“智慧”,他仍然如浑朴单纯的少年,好了伤疤忘了疼,旧恨未消,又添新愁,反复被卷入到心理矛盾的漩涡中去。他对家庭反叛又依恋,对工作厌倦又敬业,对环境绝望又屈从,对婚姻拒斥又向往,对写作狂热又冷静,对孤独恐惧又追求……悖谬式的创作心理,使卡夫卡几乎成为一个具有“精神分裂症”的作家:精神上的难言苦痛,对人生来说可能是不幸,而对于文学创作来说,却是“穷而后工”,成为不可多得的丰富深致的心灵体验。下面我们将以注解的方式,对卡夫卡的日记和书信进行诠释,来解读卡夫卡创作过程中的心理现象。



1922年1月16日,卡夫卡在日记中写道:

内部世界的那个时钟走得飞快,像是着了魔,中了邪,不管怎么说是以非人的节拍在走动;而外部世界的那个时钟呢,仍以平常的速度费力地走着。

这则卡夫卡“晚年”的日记显示出卡夫卡“灵魂”与“现实”的巨大鸿沟。卡夫卡内心深处的创作激情疯狂、亢奋、躁动,而外部的世俗世界单调、平庸、乏味,这一极不协调的内外差距,不仅是心理时钟与生活时钟的错位,而且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秩序之间永远无法沟通无法相融的信号。卡夫卡试图在心里建立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秩序,与完全雷同化了的大众生活秩序抗衡。卡夫卡在他的另一则日记里提到他的童年记忆,“就我的经历而言,学校和家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

*本文系浙江省重点学科“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化”资助课题、浙江省2003度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阶段性成果。
要抹煞我的个性”,“一个男孩子在晚上读书,他正沉浸在一个紧张的故事情节之中”,“他们粗暴地关掉了煤气,把我留在一片漆黑之中,以此来压制我的个性”,“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去睡觉,我也必须跟着去睡觉”,“......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