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样百出的年华


□ 鲁 强

中年夫妻邹汉和杨红经常在卧室中练舞,后来竟各自有了自己的“婚外情”,当然,正如大家所料,“婚外情”都是这样迅捷,这样有始无终。

有时跳舞

一只“白天鹅”在旋转,落点是一双颤巍巍的粉缎芭蕾舞鞋,抒情的手臂搭在王子肩上王子正屁颠颠地架着“白天鹅”丰满的腰肢,跟着转圈。
王子披挂着一袭皱巴巴的睡衣。他们在桌、椅、床头柜间的狭小空间里趔趄、起舞。有没有搞错?
没有。笨拙的“白天鹅”和她的王子是夫妻———中年女人杨红和中年男人邹汉,他们起舞的地方正是自己家的卧室。
42岁的图书资料管理员杨红最近突发奇想学起了芭蕾。在卧室中练舞,是她每天上床前的必修课。杨红喜欢这样的把戏,尤其是儿子去外地上大学以后。
为了老婆的迷醉和矫情,每天上床前,老实厚道的机关职员邹汉只能放弃自己保守的心性,给她当扶手,陪着玩这种花样。
或许,生活真的是不轻松,对一个坐机关的严肃男人而言。
而这对她来说,则是夜晚生活的高潮起步阶段,他太实在了,难道不更需要这样的序曲、这样的铺垫吗?

有时送花

老婆杨红又在叹气了。
邹汉把睡衣捂紧了,装作打呼噜。天晓得她又在想什么?
杨红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她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显出忧愁,她说,明天是情人节,我等你半天了,你就想装糊涂蒙过去了?
邹汉说,那是人家小青年过的。
杨红又在叹气了。她说,本来过不过也没什么差别。可是今年我熬不过去了,你知道吗,我们办公室五个女的,去年就我没收到花,我受不了她们的洋洋自得,我受不了她们的咋咋呼呼,她们那些花难道都是情人送的?狗屁!送到办公室来,还不是为了臭美自己。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结果,第二天,许多人看见邹汉捧着一把玫瑰在省资料馆门前徘徊了半个钟头,然后才进门去找杨红(这是按照杨红的布置)。结果,那天资料馆的女人们捂嘴而笑:天哪,结婚20年了,邹汉还有危机感,他还在猛追自己家的老婆杨红。

有时跟踪

星期天的早晨,邹汉在床上迷糊,依稀看见杨红坐在梳妆台前研究着镜子中的自己。
杨红说你睡你的吧,我上街逛逛。杨红一出门,邹汉就跳了起来,透过窗子,看着老婆远去的背影,一袭吊带衣裙渐渐出了视线。邹汉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婆杨红最近越穿越性感了。邹汉的眼睛有点发直。
邹汉对杨红的跟踪由此开始。
邹汉远远地跟着那袭黑裙,他看见杨红走进了环城东路的花店,接着带着一束花出来。
杨红走走停停,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邹汉穿过无数张行色匆匆的脸孔望过去,这个捧着花东张西望、共同生活了20年的女人竟然有点陌生了。
杨红最后走进了青山公墓。她在一个墓碑前停住了,她蹲下来,对着它发愣。......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