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样百出的年华


□ 鲁 强

中年夫妻邹汉和杨红经常在卧室中练舞,后来竟各自有了自己的“婚外情”,当然,正如大家所料,“婚外情”都是这样迅捷,这样有始无终。

有时跳舞

一只“白天鹅”在旋转,落点是一双颤巍巍的粉缎芭蕾舞鞋,抒情的手臂搭在王子肩上王子正屁颠颠地架着“白天鹅”丰满的腰肢,跟着转圈。
王子披挂着一袭皱巴巴的睡衣。他们在桌、椅、床头柜间的狭小空间里趔趄、起舞。有没有搞错?
没有。笨拙的“白天鹅”和她的王子是夫妻———中年女人杨红和中年男人邹汉,他们起舞的地方正是自己家的卧室。
42岁的图书资料管理员杨红最近突发奇想学起了芭蕾。在卧室中练舞,是她每天上床前的必修课。杨红喜欢这样的把戏,尤其是儿子去外地上大学以后。
为了老婆的迷醉和矫情,每天上床前,老实厚道的机关职员邹汉只能放弃自己保守的心性,给她当扶手,陪着玩这种花样。
或许,生活真的是不轻松,对一个坐机关的严肃男人而言。
而这对她来说,则是夜晚生活的高潮起步阶段,他太实在了,难道不更需要这样的序曲、这样的铺垫吗?

有时送花

老婆杨红又在叹气了。
邹汉把睡衣捂紧了,装作打呼噜。天晓得她又在想什么?
杨红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她的眼睛即使在黑暗中也显出忧愁,她说,明天是情人节,我等你半天了,你就想装糊涂蒙过去了?
邹汉说,那是人家小青年过的。
杨红又在叹气了。她说,本来过不过也没什么差别。可是今年我熬不过去了,你知道吗,我们办公室五个女的,去年就我没收到花,我受不了她们的洋洋自得,我受不了她们的咋咋呼呼,她们那些花难道都是情人送的?狗屁!送到办公室来,还不是为了臭美自己。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结果,第二天,许多人看见邹汉捧着一把玫瑰在省资料馆门前徘徊了半个钟头,然后才进门去找杨红(这是按照杨红的布置)。结果,那天资料馆的女人们捂嘴而笑:天哪,结婚20年了,邹汉还有危机感,他还在猛追自己家的老婆杨红。

有时跟踪

星期天的早晨,邹汉在床上迷糊,依稀看见杨红坐在梳妆台前研究着镜子中的自己。
杨红说你睡你的吧,我上街逛逛。杨红一出门,邹汉就跳了起来,透过窗子,看着老婆远去的背影,一袭吊带衣裙渐渐出了视线。邹汉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婆杨红最近越穿越性感了。邹汉的眼睛有点发直。
邹汉对杨红的跟踪由此开始。
邹汉远远地跟着那袭黑裙,他看见杨红走进了环城东路的花店,接着带着一束花出来。
杨红走走停停,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邹汉穿过无数张行色匆匆的脸孔望过去,这个捧着花东张西望、共同生活了20年的女人竟然有点陌生了。
杨红最后走进了青山公墓。她在一个墓碑前停住了,她蹲下来,对着它发愣。

有时惆怅

躲在墓地远处的邹汉,捂着嘴巴,仿佛脸上挨了一拳。20多年前的那一拳正穿过记忆在嘴角隐隐作痛。
那拳头的主人赵谣此刻正安眠在墓里。当年邹汉从他手中“骗”走了杨红,赵谣于是请了个哥们很扁了邹汉一顿。听说赵谣后来也成家立业,有了妻儿,接着在某个清晨上班途中出了车祸。
现在,在寂寥的墓地和碑林间邹汉醋意翻滚。他遥望着她,恍若在极力分辨一个迅速陌生了的熟悉人。年华花样的老婆情不知所起的样子让邹汉疯狂。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记得,邹汉刚结婚那阵曾经不依不饶问过杨红多次,为什么舍他跟我?而她总说:“他从没说过他喜欢我。我只希望他说一句话,他都不肯,他太自信了,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我等烦了,我于是对自己说‘谁先对你说那句话就和谁好吧’,结果你先了。到这时候,他才来找我,到这时候,他才找你打架。人为什么非要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争取,既然这样,我不会让他得到的。”这让邹汉跌进了醋缸,他妒嫉赵谣,他很想知道被人赌气的滋味是怎么样的。
而现在,一袭黑裙的杨红却突然出现在发愣的邹汉面前,她的眼里充满了尴尬,她的声音在墓地中有些尖锐:“你说说,你跟踪我多久了?你别开口,你一开口事情就庸俗化了。”
在墓地惆怅的杨红,仿佛变成了王家卫电影中的怨妇,嘴里狂涌着神经质的语言,他听见她在说,人的命运真是不可思议啊,一个小小的环节就能改变一切甚至性命,现在我才明白,其实有些话说不说没有什么两样,因为什么都会变的。这些天早晨我化妆时,才明白,在我最美丽的时候,我居然在和自己赌气。
邹汉惊慌失措,怎么也反应不过来,他的脑细胞仿佛在迅速死亡。她的更年期提前了?
接下来,对着这酷似王家卫电影片段的场景,邹汉理应会劝她也劝自己:“你喜欢他,他喜欢你,但都不想让对方知道,这就对了,因为得不到的东西永远以为是最好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