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强化市场型政府


□ 张宇燕

  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范蔚文先生日前打电话来,希望我能为奥尔森教授的《权力与繁荣》一书写一篇导读。老实讲,对此我很犹豫,因为关于奥尔森的文章,我先后写过几篇,其中的一篇还特别提及这部他去世两年后出版的书。令我犹豫的另一个原因是,奥尔森在马里兰大学的同事查尔斯·卡德威尔已经为此书写了一篇序言。在《序》中,卡德威尔概述了本书的核心观点,点明了作者的方法论,总结了奥尔森整个学术生涯的精华。我如果再去重复,总觉得有画蛇添足之嫌。但我之所以没有婉拒,除了受到热情邀请之外,还在于我觉得有一种义务进一步谈谈我对奥尔森教授理论的理解。毕竟在马里兰,我在他的指导下阅读、思考了一年。
  社会科学研究,我以为大致可归结为三大类问题:一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二是个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问题;三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问题。第一类问题涉及生产和分配过程中的个人之间的合作与竞争。与之相关的概念有:分工,交易,企业,市场,契约,外部性等。第二类问题关心组织社会的基本原则和如何恰当地规范政府行为以有效地保障个人权利。与之相关的概念是:财产权利,利益集团,政府管制,合法性,公共产品等等。第三类问题注重一国内部不同层次政府之间和各国政府之间的博弈。与之相关的概念包括:共容利益,主权,国家兴衰等。毋庸讳言,上述三大类问题在许多地方又是相互交叉、彼此重叠的。在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行为来界定的,而某国政府的行为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日益受到他国政府行为的制约。至于集大成者,如果存在的话,奥尔森的政治经济学可算一支。
  政治学的核心范畴为权力,经济学的核心命题为国民财富之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亦即探寻繁荣的本源。繁荣来自人均收入的持续增长,后者源于每个人的劳动创造和巨大潜在的得自贸易收益的实现;以上又导因于分工与交易的深度与广度,而后者又滥觞于个人权利,特别是财产权利受到保护的程度;能够实施有效权利保障的惟有政府,因为只有政府才拥有垄断性的强制权力或暴力;鉴于政府既由人组成又不可避免地受到某些个人或集团的影响,故它同时又是个人权利受到侵犯的最大威胁;凡是协调好政府强权和个人权利保障之间关系的国家,便会走向繁荣,反之则衰败;繁荣与衰败在国家林立的国际环境中方会凸显其意义。由此,经济上的繁荣与否问题便转换成了政治上的权力形成与运用是否得当问题。权力与繁荣,或更具体、更极端地说,权力先于繁荣,或强制性规则先于自愿交换,或政府决定增长(因为没有政府个人权利便无从谈起),乃贯穿奥尔森政治经济学逻辑的始终。
  强烈的问题意识和以问题为导向的研究,别出心裁加以解释的冲动,使奥尔森独秀于经济学家之林。概言之,奥尔森提了三个看似平常、实则重大的问题:为什么对每一个人都有利的集体行动常常难以实现?国家兴衰的根本原因何在?同样是市场经济国家,为何有些经济繁荣而另外一些却遭受贫困?《集体行动的逻辑》一书(一九六五年)可以说是他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并在回答过程中开创了与其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集体行动经济学”。群体规模,搭便车,选择性刺激等范畴业已广泛地应用于经济分析之中。《国家的兴衰》(一九八二年)则是他运用集体行动理论来解释国家繁荣与萧条历史现象的一次成功尝试,同时还进一步丰富了一些极有价值的概念或命题的内容,比如共容利益(encompassing interests),分利集团以及个人理性并非集体理性的充分条件等。《权力与繁荣》(二○○○年)通过引入政府权力于经济增长分析之中,说明了国家权力与私人权利或政府与市场之间的相互关系决定了繁荣程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