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唱三叹


□ 石钟山

《一唱三叹》,由四个与抗日有关的故事构成,都是小人物,其中,包括妓女(中国的妓女和日本的妓女),做豆腐卖的扣子和他的妻子菊,还有抗联战士。这个抗联战士叫王老疙,原是光棍一条,游荡在屯子里,被捕后,为了吃顿饱饭,竟然叛变了。就是这样。然而作者却写得惊心动魄,令人感慨万千。



谁也没料到日本人会来到沿河村。日本人来了,便捉了青壮男人,日日夜夜在村西的河上建了一座桥,从远方伸过来一条铁路穿过沿河村,伸向远方。
有了铁路,日本人又让青壮男人在桥头高高地修了一座能住人的塔,日本人管这塔叫炮楼。大队日本人便撤了,留下十余个日本兵,领头的是个曹长。曹长生得很黑,村人们便叫黑曹长。
十几个日本人,住在炮楼里,看那桥,看那铁路,十天半月的,会有一辆喘着粗气的火车通过,辗着那两根铁轨,轧轧地响。起初村人们新鲜,都聚了桥头去看,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便没人再去看了。
黑曹长带着十几个兵,没事可干,便从炮楼里走出来,排着队,扛着枪,顺着铁路跑步,枪筒上挑着刀,太阳下一晃一晃地闪。日本人管这跑步叫军操。
出完军操的日本人,累了,便复又钻进炮楼里歇了。傍晚,日本人便咿咿呀呀地唱歌,唱的什么,村人听不懂,听了那调,陡然心里多了份空寞。村人听了那歌就交头接耳地说:日本人发慌哩。
日本人果然就耐不住寂寞了。
村人洗衣、做饭都要到河边去提水,来往都要经过炮楼。那一日,王二媳妇端了木盆,坐河边洗衣服,正是春天,阳光暖洋洋的,照得她很舒服,她甚至哼了几声小调。炮楼里走出两个日本兵,背着枪,枪筒上挑了刺刀,阳光下一闪闪的。日本人在王二媳妇眼前站定,目光里流露着渴望和兴奋。王二媳妇见了,就白了脸。日本人就嬉笑着说:花姑娘……一边说,一边往前凑,王二媳妇就叫:你们这是干啥,这是干啥?
日本人不听她叫,猛地抱住她,往炮楼里拖,王二媳妇终于明白日本人要干什么了,便杀猪似的叫喊,舞弄双手抓日本人的脸。日本人就急了,把王二媳妇绑在一棵树上。王二媳妇仍喊仍骂:王八犊子,挨千刀的。日本人不恼,十几个人把王二媳妇围了,笑着摸着就把王二媳妇的衣服扯了,露出白花花的身子。王二媳妇闭了眼,仍不屈不挠地骂。
先发现媳妇受辱的自然是王二,王二嗷叫一声,便疯跑着去找族长。一村人都姓王,是一个族上的。平时村里大事小情都是族长说了算。族长五十多岁,生得短小精悍,听了王二媳妇受辱的消息,一声令下,带着全村百十余男人,手执木棒斧头冲出来。族人个个义愤填膺,族人受辱,就是自己受辱。
黑曹长见汹汹涌来的村人,一点也不慌张,他甚至笑骂了一声:八格———便一挥手,十几个日本兵的枪口,一律对准了村人,枪筒上的刺刀一晃一晃。村人顿觉一股寒气涌来,但仍没止住脚,有声有色地叫骂着涌过来,黑曹长又骂了声:八格,又一挥手,日本兵就齐齐地射了一排子枪。子弹擦着村人的头嗖嗖飞过,打落了走在最前面的族长和王二的帽子。村人便软了腿脚,呆痴痴地立住。
黑曹长大笑一阵,端着枪,转回身,冲树上赤条条的王二媳妇刺去,王二媳妇一声惨叫,鲜血在胸前像开了盏花儿。王二媳妇便伸了伸腿不动了。
黑曹长笑眯眯地举着枪,走向村人,村人仍呆痴痴地傻望着。黑曹长先是把枪刺上的血在族长的衣服上擦了擦,族长闻到了一股腥气。族长闭上了眼睛,等黑曹长的刀扎进自己的身体。黑曹长却收了枪,冲族长说:皇军要听话的花姑娘,给皇军做饭、洗衣,没有花姑娘,你们男人统统地杀死……说完,他又挥起枪,在族长的脑袋上挥了一下。
王二媳妇被葬在了族人的墓地里。村东的坡上,葬着先逝的族人,依照老幼长尊,井然有序。全村男女老少,哀声雷动,为贞洁的王二媳妇送葬。族墓里又新添了一座坟。
日本人站在炮楼上,冷冷地望着这一幕。
第二日,黑曹长身后跟了两个兵,肩着枪,枪上的刺刀一晃一晃地走进了族长家。族长木然地望着走进来的日本兵。黑曹长说:花姑娘在哪里?皇军要花姑娘。
族长看见闪晃在眼前的刺刀,便粗粗急急地喘息。
黑曹长就笑一笑,带着日本兵走出去,到了村东头,抓了个男人,依旧绑在树上,只见刺刀一闪,男人就惨叫一声……
全村哀声雷动,为男人送行,族墓里又新添了一座坟。
第三日,黑曹长身后跟了两个兵,肩着枪,枪上的刺刀一晃一晃地走进了族长家……
族墓里又添了座新坟。
那一晚,族长家门前齐齐地跪了全村男女老少,他们瑟缩着身子,在黑暗中哭泣着。族长仰天长叹:天灭我族人———说完老泪纵横
族长悲怆道:谁能救我族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