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国际货币体系下的中国经济模式


□ 余永定

  改革开放初期,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中国选择了出口导向发展战略或增长模式。这种增长模式可以称之为“出口导向型创汇经济”。这种选择在一定意义上是自主的,但又是国际环境所决定的。中国的发展模式恰好与美国走向负债经济的增长模式转变相适应。而一九七一年后建立的后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中国、美国发展某种特定共生关系提供了金融条件。由于中国发展模式存在内在不合理性,中国经济狂飙突进的过程也是这种模式的自否定过程。此外,国际环境自身也在发生重要变化。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正面临空前严峻的挑战,中国发展模式的转变已经刻不容缓。
  中国的出口导向发展战略的最初样板是所谓东亚“四小龙”。他们的经济增长模式主要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出口导向,第二是投资驱动。抛开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因素, 从经济发展战略、发展经济学和经济增长理论等狭义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与东亚模式并无根本不同。当然中国的发展模式也有自己的一些特点,首先是“初始条件不同”:中国经过了二十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即所谓计划经济,国有制占主导地位,长期以来实行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政策,已经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储蓄和投资水平都比较高等等。另外,在实施外向型发展战略的过程中,中国从一九九一年开始就形成了“双顺差”的局面(所谓“双顺差”,即经常项目顺差和金融与资本项目顺差,或简说为贸易顺差和资本项目顺差),简单地说就是:第一,出口大于进口,第二,从国外引入了大量资金。而东亚国家在起飞阶段,或者说直到亚洲金融危机之前,基本上是经常项目逆差和资本项目顺差并存。
  这种“双顺差”概括起来有两大问题:一个是所谓“登布什问题”。登布什很早就指出,一个穷国不应该有经常项目顺差,经常项目顺差是衡量一国是否为资本输出国的尺度。但是中国从一九九一年开始就是一个资本输出国,一个穷国输出资本的唯一途径就是购买美国国库券,而美国国库券的收益是很低的。也就是说,我们本来在国内有很好的投资机会,但是我们把资源用于购买美国国库券了,获得的是2%到3%,甚至1%的收益率。另一个是所谓“威廉姆森问题”。中国每年引入大量的直接投资,现在每年也都有六七百亿美元的直接投资。一个国家应该有能力把引入的资金转化为进口,但是我们引入外资却没有用于购买外国商品,而是再把钱借回去了,去购买美国国库券了。总而言之,根据登布什和威廉姆森的观点,“双顺差”是一种资源配置的不合理,或者说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那么,为什么中国长期以来追求这种“双顺差”呢?原因非常复杂。在此分析一点,就是引入外资和维持贸易顺差对中国有什么好处。简单来说,第一,通过引资能够得到先进技术、管理技能,进入国际生产和流通网络;第二,能够吸收过剩产能,维持经济增长。但是,它的负面作用正在逐渐显现,而且越来越明显。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扩大,通过出口刺激经济增长越来越困难,贸易摩擦不可避免,贸易条件日益恶化。另一方面,我们的外汇储备安全正在受到威胁。现在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二点五万亿美元,购买的美国国库券是一万多亿美元。我们不能不考虑美元贬值导致的资本损失、美国通货膨胀或违约造成的购买力损失等一系列严重威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