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确定结构的小说文本


□ 甘铁生

  作者简介
  甘铁生,1968年赴山西插队,从事种田、放羊等农活七年;返城后干过临时工、印刷工、木工、烧锅炉、门房等行当。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入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第七期创作班毕业。出版有长篇小说《都市的眼睛》、中短篇小说集《秋天的爱》以及报告文学、散文、民间文学集多种。有作品被改编成电影、话剧,并被海外转载。曾多次获各种层次、部门的文学奖。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编辑问(以下简称问):我们从《哈扎尔辞典》中截取出一个故事介绍给读者,看起来有点牵强,好比管中窥豹一样,尤其对《哈扎尔辞典》这样一部厚重的文本,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但实际上或许正符合《哈扎尔辞典》作者的意愿,就是读者可以按照自己的阅读方式,从任何一个地方开始阅读,甚至续写这部书。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读者由阅读产生的想象会各不相同。您认为《哈扎尔辞典》的文学魅力何在,您为什么要把这部作品推荐给读者?
  甘铁生答(以下简称答):这本书你一翻开,就能感到一股极其瑰丽的想象。我们常说,丰富的想象是作家最基本的特质。
  帕维奇在长篇小说《哈扎尔辞典》中颠覆了传统小说的写法,颠覆了传统的叙述逻辑衔接,能指与所指随意调换、在场与不在场任性地显现,过去、现在和未来凌乱地交织,现实、梦境、想象、幻觉、人和鬼、肉体和灵魂,游戏般的命运相互拥抱又相互格杀,数字与时光神秘地交叠,“现世报”和“来世报”怪异地出现,既偶然又必然……一切都超越了我们多年来积累起来的阅读经验。但是,当你有了一定的现代文学常识,又经反复认真阅读后,却会发现,其后面蕴藏的丰富的人文哲理的确让人大开眼界。丰富的写作技巧如一座“富矿”,开启了我们写作的智慧之门。当然也为广大读者带来了全新的阅读体验。纵观全篇,拼贴图画般的写作风格凌乱而又出奇制胜地统一,更是让你对帕维奇的大师思维及写作敬服不已。这是一部绝对值得“典藏”的书。
  
  问:《哈扎尔辞典》的每一个细部,或者说词条,都可以独立阅读,很像一个个微型的、短篇的小说,每一个小部分都有独特的含义。像《佩特库坦和卡莉娜的故事》,就童话般迷人,传奇一样对读者充满诱惑,几千字就把人物写活,故事也圆满。假如我们把它融入到全部《哈扎尔辞典》中去阅读,我们得到的还会是这个故事的原意吗?
  答:《哈扎尔辞典》看似凌乱难以卒读,但不管你是从结尾倒读,还是支离破碎地胡乱翻着读,只要你读完,就会发现,尽管人物众多,且跨越时空、跨越国度和宗教,但他们都有完整的人生。而这些反复出现的人物形象,都无一例外地折射出命运、折射着人生哲学,表达着作者帕维奇的道德立场——即他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思考。
  我摘选这一段,完全是随意翻到的。因为我在读了多遍《哈扎尔辞典》之后,发现,帕维奇在书中尽管给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随意性拼图式插贴写法,如“红书”“绿书”和“黄书”中反复出现的人物,看起来相互之间差距甚大,甚至毫不相干,但都围绕《哈扎尔辞典》的编纂红口白牙众说纷纭。然而这正是利奥塔尔所说的,是“对命运之源的讯问”。这个讯问于是便“成为那个命运的一部分”。这让人想到黑泽明的巅峰之作——电影《罗生门》。其实作者是用这样的叙述角度在讲述人类生存的特质。即,一个民族从兴盛到衰亡的历史,自有其偶然和必然,而其中真正的历程,即不在场的内容,即使筚路蓝缕穷其一生地上下求索,最终也是竹篮打水。然而我们根据作者叙述的每一章节中起码可以读到的内容是:当年哈扎尔人的生存状态,血腥而且诡秘,但毫无例外地,存在着神秘的力量,一方面主宰着主宰者的“神秘”命运,同时也主宰着被主宰的奴仆和“护卫”、随从的命运。在本篇摘选中,虽然“老爷”勃朗科维奇法力和权术巨大,但在后文中,他最终的死亡还是充满了神秘的“定数”。这里用得到利奥塔尔的很精彩的一句话:“他们为了权力的增长而献出我们的生活。”你看,他将佩特库坦的命运安排得如同一场游戏,最后的演出还安排在罗马露天剧场!然而,谁都摆脱不了被游戏的命运,最终“老爷”自己也被游戏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