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脚的姨


□ 陈 年

平脚的姨
陈 年

“平脚的姨”,我青春时对她有着太深的印象。
那时平脚姨很年轻,常挑柴下山来卖。我家大院多户都买她的柴,于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她都会送柴上门。她挑来的若是柴片,保准劈得平平整整,块块长短大小像是尺量刀削;她挑来的若是松枝,保准捆得服服帖帖,枝枝丫丫都像精心梳理过。不管肩挑多重,她扁担悠悠挑着有如道具般轻盈。她高高的竹节发髻上顶着个斗笠,斗笠用黄色竹篾丝编就,斗笠顶高高翘起,斗笠圈镶着黑竹丝,显得特精致。平脚姨黝黑的脸被阳光洒着,鎏金般亮洁,耳垂摇曳着一对小孩手镯般大小的银耳环闪闪发光。她端庄的五官总是洋溢着甜甜的笑意。平脚姨一身黑色畲族服饰,衣领、袖口和对襟处都镶嵌着窄窄的红边。腰间系着件小围裙,小围裙四周镶着条一寸见宽的红白相间的手工织带,织带长及腰。宽大的裤管,赤脚穿着草鞋,俭朴、干净。
母亲、伯母们都喜欢她。她来了就围住问长问短:山那村是啥模样?一路进城有多远?农村日子好过吗?劳动下来辛苦不?她总是绘声绘色自豪地告诉:大山深处浓重的云雾,潺潺的流水,烂漫的山花和男耕女织、粗茶淡饭。伯母们像是听着神话,心驰神往直道是天上人间,羡慕不已。她来了总看不够她那独特的服饰、头饰,惊叹镶嵌布边针眼的缜密,编织腰带图案的精美,发髻梳理功夫的独到。她喜形于色骄傲地指点织带红白相间的图案,解秘其中的文字。她毫不厌烦地解开那红头绳箍着、银簪别着的长发,再一绺一绺地挽起,一梳一梳地把如瀑黑发梳成下小上大、下圆上扁的高高节竹头,像戴着一顶油亮的帽子那般高贵。伯母们看傻了眼,说你这手呀真神,粗也行细也能,真个巧得会变戏法,佩服不已。
母亲、伯母们都喜欢她,有些个时间未见面倒怪想念着的。伯母们看到她与我母亲年龄相近又特投缘,说不如谊个姐妹,这一撮即成。伯母们都是三寸金莲,畲族妇女是天足,福安习俗也称“平脚”,不用商议,大家脱口而出都亲昵叫她“平脚姨”。
亲戚是走出来的,平脚姨对我家特别有亲。
三月三,平脚姨揣着满满一蒲包乌饭送来。乌饭乌黑发亮,倒出时还簇成一团,但立即散开,舒展着数得出来。平脚姨说乌饭是用山上草药熬出的汤浸糯米蒸成,不但不苦,还可御寒去湿,吃起来有独特的口感和风味。
端午节,平脚姨送来的苷粽还带着热气,剥开长长瘦瘦的苷叶,那粽子黄橙橙、金灿灿、胖乎乎的,像是寿山田黄石般的晶莹剔透,袭出苷叶山谷幽香、碱水淡香、蒸透糯米的清香。咬在嘴里细腻而有粘性,像咬着大块肥肉,香喷喷而不油腻。
冬至,平脚姨又送来白花花的糍粑饼。羊脂玉一般透白透白的糍粑饼上洒着星星点点的芝麻粉,真像佳人脸上的雀斑。平脚姨总不忘叮嘱一句:“那是芝麻粉,不是灰尘不肮脏。”糍粑软绵绵的,用手抓起这端,那端就徐徐下垂,只得搓成一团一团往嘴里送。塞得嘴里软软的、痒痒的,但又香香的,很耐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