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误读的<论语>》访谈录


□ 张石山 续小强

  续小强(后文简称续):张老师,您以小说成名,两次全国获奖;后来又以电视剧编剧行世,名头依然响亮;你还兼及诗歌与散文随笔的写作,包括出版过纪实长篇、民俗文化研究专著。您的创作路数之宽,确实超乎寻常。这次,您又写出了关于《论语》的一部专著。可否讲讲这其中的机缘。您是早有准备?还是突发奇想?

  张石山(后文简称张): “作家”、 “小说家”这些名堂,属于当代概念。中国古来,只有“读书人”、“文人士子”的说法。如果除了小说还能写诗,作家何必囿于单一名堂的局限?我的写作早已撑破了某些既定的评论框架,让批评家们很头疼。脚大鞋小,徒唤奈何。

  我多年前就意识到:投入身心写作的过程,一定存同时是一个塑造完善作者精神人格的过程。渐渐地,我对自身有了一个认知或日定位。与其被人称为“作家”,宁可认为自己是个“文人”。文人,是要有所担当的。在这个意义上,文人应该属于“公共知识分子”。,

  三年前,非常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林鹏先生。住在我楼上的周宗奇老兄,仿佛不经意地推荐给我一本林先生的《蒙斋读书记》。平素,我号称“不读书、不看报”,说的诚实一点,就是不爱看废话连篇、言不由衷、口出谎言不倦的文字。拿起林先生的书,结果放不下了。手不释卷,当夜读竟。

  接下来,‘老周带我去拜访林鹏先生。我便又拿到了他的另一部大著《平旦札》。当下,我也奉上我的台湾版当代思考专著《拷问经典》。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思想者的相遇,看似偶然,其间确实有机缘在。

  后来,在许多场合,林先生对我的《拷问经典》大加鼓吹,那是老先生对晚生后辈的奖掖。我则将一份内心由衷的钦服化作了行动。林先生几乎渎完了全部先秦典籍,而这是我最显在的短板。于是,年过六旬,2010年底,我第一次通读了《论语》。读书而有心得,截止2011年底,写出有关专著一本,是为《被误读的(论语)》;2012年,由山两人民出版社出版。

  可以说,与林先生的结识,是我的幸运。即便肯定我有丰富的“内存”,这次相识绝对是一次“激活”。

  续:说到林鹏先生,你如何评价他的作品与思想?

  张:林先生是书法大家,他的草书,天马不羁。看过他的著述,他更是一位思想大家。他的读书之多、钻研之深,读书而拒绝当驮经的毛驴、而能多有卓见,令人由衷钦服。林先生放言:通过几十年苦读、苦思,敢说看清了中国古代史,看清了中国现代史。只眼独具,当代中国能有几人?

  全面评价林鹏是困难的,正如若干评论家对我望而却步,这里有一个绠短汲深的问题。从林先生的书法、篆刻,到他的随笔、散文、小说,我看是“吾道一以贯之,’。林先生经过中西历史、文化、古代典籍比照,认定“正像欧洲思想界始终没有达到古希腊圣贤们的高度一样,后世的中国人也从未达到春秋战国圣贤们的高度”。中国古代圣贤创建的士文化,是始终与帝王文化对抗的中国独有的文化。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一百年来,国人数典忘祖,诋毁践踏自己的优秀文明,错了。大错特错。孔子倡导的仁道,仁者无敌,是任何暴政暴君的死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