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可西里,我为你哭泣(报告文学)


□ 姜耕玉
可可西里,我为你哭泣(报告文学)
作者:姜耕玉


  可可西里,长江的主要源区之一,位于青藏高原西北部,夹在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间,那是一片神奇的地方,大自然富饶宁静的自由王国。然而,自1984年始,每年有两三万农民从四面八方涌入可可西里,“无人区”成了“无法无天”肆意淘金、猎杀放纵之地。
  这里并非每一个淘金者的天堂:发财的仅是少数金老板,多数底层农民却被无情欺压和盘剥,还有一些人在高寒中得肺气肿而死,或者在金头之间争盘子中被打死,以致8000金农被暴风雪困在可可西里途中,死伤严重。尽管悲剧在不断上演,却阻挡不了贪欲者进入可可西里的脚步,阻挡不了金头和盗猎团伙头子带领他们对河源的破坏与对珍稀动物藏羚羊的大肆猎杀。是谁站在他们的背后?又是谁担负起了保护可可西里的责任?
  
  金子是土地中珍贵的东西,不能随便乱动。
  ——藏族民谚
  
  1.乔治·夏勒找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2006年初冬下午,格尔木市。一辆越野车停在建兴路65号门口,从车内走出四个人,其中一位是蓄着一脸胡须的美国人,他就是藏羚羊研究之父、世界知名环保专家乔治·夏勒。他这次来青藏高原,是对北纬33°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进行考察。他已72岁,但精神抖擞,刚从马兰山回来,也未顾得停车换装,就急冲冲地赶来了。陪他来的有翻译和省农林厅官员。
  羊角高高耸起的藏羚羊群雕,正对院门,底座大理石上刻着“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夏勒在藏羚羊塑像前稍停,恭敬地默视。右侧是五层办公大楼。他随翻译走到楼梯口,知道没有电梯,毫不犹豫地徒步登楼。
  三楼接待室已摆好茶水。扎措正抽着烟看材料,他拿不准夏勒博士要问些什么,有点儿纳闷。他在西宁呆了8个月,今早上班一跨进办公室,就接到A局电话,要他接待夏勒博士,至于夏勒博士来意,A局说也不清楚。A局说因事外出,要他向夏勒博士打个招呼。扎措口头答应,心中却琢磨着:“志愿者”们走后,他这个办公室就承担一般宣传与接待任务。然而,像来了夏勒这样的大腕名流,A局无论如何都会排除干扰出场露面的。扎措把一支烟抽完了,却一个字也没看进脑子里。办公室秘书走进门来告诉他客人到了,他赶紧去接待室。
  扎措陪客人坐下,习惯地捧着记录本。
  “夏勒博士已是第三次来青藏高原,十分关注可可西里生态环境。”省农林厅老李首先介绍。
  “是呀,夏勒博士每次都横穿可可西里,深入险要的核心区……”扎措附和着说。
  乔治·夏勒似乎对恭维话不感兴趣。他坐立不安,等待扎措说完,就以很不理解的口吻提问,坐在他身旁的翻译反应很快地说:
  “夏勒博士问,为什么马兰山还有人淘金?”
  “为什么?”夏勒又用中文发问,他双手仍摊开着。
  “不会,不会的!”扎措有一种受到突然袭击的窘迫。这几年来,他没有听说马兰山还有人淘金。在翻译犹豫之际,他不由自主地说,“NO,NO!”他也学着几个简单的洋文字母,但都跑调,藏语味重。
  这时,助手从包里掏出一沓照片,放在夏勒桌前。
  夏勒不知是想不到扎措会说英文还是听不懂他说的话,一开始发愣,很快又反应过来,他指着现场拍下的照片,大胡子抖动着问:“那辆卡车,那轮胎、篷布,还有被扔下的食品袋、药品盒、杂志……怎么解释?”
  “那些还是以前开采留下的垃圾,森林公安对现场没有清理干净。”扎措死抱住马兰山不可能再发生淘金事件。
  “NO,NO!”夏勒否定地摆摆手说,“我们通过GPS测定采金场的经纬度,采金在进行中。”他不高兴地站起来,转身欲走,大胡子仍然抖动着。
  这时,老李友好地拉住夏勒博士的手,严肃地对扎措说:“夏勒博士的提问,不是空穴来风。”他小声说,“他和助手还亲眼看见,那些被扔下的方便面袋、药品盒上面明明写着‘2006年生产’。”
  扎措听了十分震惊,坦白地说:“真抱歉,我出差半年多才回来……”老李示意让他对夏勒博士说。他立即转身向夏勒博士打招呼,并表示:“我们一定重视你提的问题,我们会调查清楚,对你有个交代。”他恭敬地送夏勒博士下楼,脸上一直挂着歉意的笑。夏勒感觉到他的真诚,幽默地说:“你们说长江是母亲河,可可西里是长江的母亲,也是地球的母亲!”
  后来,乔治·夏勒在《穿越大羌塘》报告中记录:“机械化采金矿在两个山谷中留下数公里长的贫瘠的砾石堆。”
  
  2.谁能看到冰川在流泪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