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愉快而尴尬的生活(小说)


□ 白天光

记住吧!我的兄弟:
许多生活没有尴尬便没有愉快。
——某一天给作家周建新的电话留言

敌人

孙占河昨晚在凤凰大酒店和朋友们相聚,喝了许多酒。这些朋友五行八作,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职务最高的是副市长,也是孙占河的中学同学,这小子精瘦,细长,主抓文、教、体,兼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办主任。副市长喝一口酒讲一段荤笑话,成了宴席上的一道大菜。最后这小子喝倒了,躺在宴席桌子旁的沙发上,还讲了一段微型荤笑话:三个下岗女工,一块自怨求职找不到靠山,一个说,我上面没人,一个说,我上面有人,但不硬,又一个说,我上面有人,也硬,但总找不到正地方。大伙都没笑。在宴席上孙占河的另一个朋友让他大开眼界。这个朋友是孙占河认识不久的作家,一位很白很胖姓白的作家。白作家在副市长讲荤笑话的时候,总是不断地冲副市长露出微笑,但这微笑里总是掩饰不住对副市长的蔑视,在副市长荤笑话的间歇,白作家也附和着讲一段精短的雅故事,这使得两个人的人格魅力有了很大的反差。
副市长被抬到沙发上大睡时,孙占河和朋友的宴席并没有散,而是继续喝,且喝得更加尽兴。朋友相聚,如果掺杂了政治地位这样厌恶的东西,就会显得虚假,也让人扫兴。往下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以白作家为中心了。白作家一点都没喝高,仍然能优雅地讲故事,只是白作家在讲故事时,硕大的鼻子有些充血,他说:我这辈子没有写出像样的作品,也没讲出像样的故事,但我拥有两大财富一是我的朋友,就是在座的朋友,二是我的敌人。我是个既有朋友,又有敌人的人。莎士比亚说过,没有敌人的时候,我们会更加失落。
孙占河问,白老师,你给我们讲讲你的敌人。
白老师异常兴奋地讲他的敌人。他说他的敌人是他上大学时他的一位老师,这位老师是教美学的教授。教美学的教授对美的发现非常敏感,他发现了白作家旁边的一位女同学,于是他在第一学期就把这个女同学拿下了。白作家这时正和这位女同学热恋,白作家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将女同学失去的,白作家屈服了,因为白作家不知道如何才能从美学教授那里把女同学夺回来,于是白作家就放弃了那个女同学。毕业前夕,白作家在美学教授的办公室里抓到了他们作爱的现行,美学教授就把女同学让给了他,他让美学教授到门口做警卫,他就把女同学给弄了。弄完了女同学,他又把美学教授打得鼻青脸肿。白作家的毕业论文是《论悲剧的美学快感》,指导教师就是美学教授,美学教授在白作家的论文评语上写道:该同学具有强烈的悲剧美学理念,厚重的论据和悲剧意识,使他的理论上升到很高的美学境界……是一篇优秀论文。
白作家大段大段地背诵他的论文,人们喝了一口酒,然后又给他报以热烈的掌声。
副市长被掌声惊醒了,他显然听见了白作家的部分叙述,他又踉跄地回到座位,说:“敌人,是一个政治术语。我们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政治对手,我干掉了三个政治对手,当然他们都是我的政敌,我的斗争策略是,先把这些敌人发展为朋友,然后再把他们作为真正的敌人……”
大家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副市长是不是正在把他们变成敌人。但大家回味了许久,还是理解了副市长,也给他报以掌声。
大家尽情地谈论敌人,每人都讲了一段和敌人作斗争的故事,唯有孙占河沉默不语,大家不知道孙占河有没有敌人。白作家看了孙占河许久,摸了一下硕大充血的鼻子,说:“占河一言不发,这是他的精彩,我们可以断定,占河有更为凶残更为纯粹的敌人!”
大家都静下来,盯着孙占河。孙占河苦笑:“对不起大家。我真的没有敌人。有敌人的人,是要有条件的,首先他应该是引人注目的人,应该是让人妒嫉的人,就是说,他应该是一个优秀的人,因为他的优秀,就会给不优秀的人造成伤害,所以他才能拥有敌人。”
在这时,白作家恰如其分地拍了他的肩:“占河,你是一个没有敌人的好人,但也看出你作为男人的另一种阳萎。”
随后,大家又都谈论敌人,而这时的孙占河就有些沮丧。
孙占河接连不断地喝酒,在他半醉的时候,他清楚地听白作家说,“一个人拥有敌人当然是一种自豪和荣耀,但更大的荣耀是我们能够看清敌人后去打击敌人。”
半夜时,大家散了宴席,白作家开着他的新买的富康车,送孙占河回家,到了孙占河的楼前,白作家又进一步刺激他:“这车是我敌人的,他在一篇文章里侵犯了我的人格权,我将他控告到法院,他败诉了,我用法院判决的精神赔偿,买了这部车。”
孙占河回头握着白作家的手:“弟弟,你今天让我觉醒了,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重望,我要寻找我的敌人!”
……
孙占河失眠了一夜,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敌人。
天快亮时,孙占河进入浅梦,他的浅梦也在为他过滤敌人。终于他的浅梦与他过去的一些事情衔接起来。而他的敌人也在他的浅梦中出现。
这应该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事,那是知青时代。孙占河是个进步青年,他在头一年就当上了先进知青,其理由是他干生产队最累最苦的活,掏大粪。第二年他又干了一件最苦最累的活——和大队的兽医学阉猪。第三年他还要换又苦又累的工种时,忽然生产队来了好事情,生产队出现了推荐知青上大学的新生事物,生产队自然不会忘记他的表现,把他推荐了上去。几天以后,他又被传到公社去,进行面试,面试过后,就给了他一张表,在这时他就知道他应该去的大学是省里的一所著名大学,而这所大学就紧靠他家的后院。同时他还知道他要上这所大学的中文系,这就意味着他将来要做和中文系有关的事情,很可能是记者、作家什么的。孙占河返回生产队时,更加努力地干活,他想在上大学之前,给社员们留下更好的印象。但他没去成大学,让他另一个人顶替了。他很快就知道,他被公社书记的外甥顶了。公社书记叫王德安,是一个很阴险的中年人。因为孙占河两次获得先进知青称号,两次到县里开会,都是王德安书记领队,孙占河清楚地记得,他至少有四次和王德安握过手。王德安的手很大、很厚,握时让人感到很温暖。王德安在和你握手时,喜欢说,××同志,你辛苦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