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助我圆梦


□ 白 帆

白帆

  拜读《北京文学》始于十年前,书是表妹赠与的。表妹在北京打工,闲暇之余,喜欢买些文学书籍消遣。她说,读《北京文学》纯属偶然。同寝室的工友,把新买的《北京文学》翻到发黄也不肯丢弃。表妹大笑。在数落工友时,随即把杂志抢了过来,卷之欲扔。工友对着她,就是一阵歇斯底里。表妹郁闷,漫不经心地打开阅读。这一读不要紧,里面的小说深深地吸引了她。工友见表妹被同化,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从此,《北京文学》成了表妹的伴侣,饥渴时品读再三,心中便有了充实感;想家时,读一读,家乡的风土人情就会呼之欲出。表妹向来与文学无缘,长年累月的陶冶,她对文学有了阅读的兴趣。表妹是《北京文学》的忠实读者,她迷恋文学也正源于此。

  在视频中,听表妹这么一说,我心为之大振。我平时喜欢“爬格子”,涂抹些“豆腐块”,天南地北地“飞”。这一点,表妹心知肚明。她见我异常神往《北京文学》,便戏谑道:“书,妹可以送给你,但哥一定要把我写进去,我要做小说中的主人公。”哈哈哈,我边笑边汗颜。写文章,哪像读书那么容易呢?尽管如此,只要能看到《北京文学》,我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千里之外的《北京文学》,短短三两天,就占据了我的案头。尽管封面卷曲、内页膨起,但墨香残留。咀嚼起来,简约、质朴、流动的文字依旧传递着脉脉温情,孕育着人生哲理。我顷刻间迷恋,大醉。

  作为一个普通的文学爱好者,第一次品读纯文学大刊,心中的激动是难以言表的。只有体验了《北京文学》的凝练与厚重,才能理解工友的疯狂,表妹的痴情,与他人的无限眷念。白天,《北京文学》给我指明了前行的方向,晚间,《北京文学》伴我入夜、生梦。

  前几年,读表妹寄来的《北京文学》,心中激动、充实,有一种望梅止渴的境界。而现在,欲望强烈,何不自己去订一份,既能细细品味,解心中之渴,又能全期收藏,闲暇时再度观赏,岂不是一举两得?

  新《北京文学》到了,迫不及待地打开、深读。新潮时尚的散文、情节跌宕的小说、入木三分的评论,让我为之倾倒,为之赞叹。我的心被《北京文学》偷走了,影子被拉得扁扁的,投射在长长的驿路上。

  有《北京文学》一路相伴,我的生活渐趋充实,意志更加坚定,写作饶有兴趣。一向薄情寡义的我,此刻心如烈焰,感情似火。一向呆板僵硬的文字,在我的笔下,开始变得流利、生动、婉转自如。

  以前,自己的文字只能见于街头小报,现在也能登上县报、市报、省报了。2011年1月21日,《一流健身房竟是“黑店”》发表在《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上。开心激动之余,要感谢《北京文学》一路栽培。《北京文学》助我圆梦!读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 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北京文学》助我圆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