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我们(诗歌)


□ 李贵明(傈僳族)

  作者简介:李贵明,傈僳族,1978年春天生于云南省维西县,200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有诗歌、散文、诗歌评论30多万字发表于国内文学刊物。作品曾获“边疆文学奖”,获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府2004年至2009年最佳作品奖,入选《诗刊》“2007年中国诗库”,入围《诗选刊》中国诗人地图名录。现为迪庆州文学艺术届联合会会员,迪庆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民间刊物《回归》副主编。

  ◎李贵明(傈僳族)

嘎达梅林

抱住一匹白马的呼吸,闭上眼睛

倾听无数棵青草从耳边跑过

空旷的草原。我是最后一个自由的人

风不停地在我脸庞刻画飞鸟与湖泊

我听到白马内心寂寞的奔跑

用一生雕凿一把琴

如果骨头可以。那就再白一些

再久远的年代不过是骨头的声响

如果烈酒可以。那就再来一些

再美的琴弦不过是挂在马背的故乡

有时背靠黄昏。想一想我的名字

让笛子和民谣的光辉照耀每一棵青草

如果亲爱的白马跑起来

我会遇见嘎达梅林

岩画

滇西北的十万大山,我是它们的王

驾御它们,我在时间里飞

它们是我翅膀之下,起伏的浪涛

它们是我的王座,是我瞭望祖先的天窗

滇西北伟大的群山啊,在时间中旋转

在空无中消失,它们是春天飞散的片片桃花

我不相信尘世的轮回,但我相信

在我出征的路途,随处都是人间温暖的容颜

这一刻,我骑着太阳的马,沿着太阳的音乐

转身走进人类童年的王宫

如果你想我,就注视这块红色的砂岩

那里有我飞过的痕迹

女祭司

1

一柄木剑砍碎月光

落下一地长发

她是她云上的马

她是她最后的起点

伸出左手。摸到荞花的香气

荞花的香气在水面移动

伸出右手。屠杀一切灾难

一切灾难从心生起

左手到右手啊

从一颗心到一把刀

美丽的女祭司,在月光下挥舞

孤独之剑

她说,左手抚摸婴儿的头颅

所有的剑

从黑铁升至红木

2

心中无剑,手中无剑

因此可以得到一柄自由之剑

这柄木剑在部落中无人能敌

她的夜晚没有青春,不会衰老

她属于自由之舞永恒之梦

这柄木剑是最后的敌人

祖先放飞水鹰,今天是一只蝴蝶

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

美丽的蝴蝶不遮挡月光

3

她丢下木剑,把月亮抱在胸前

她弯下腰去,黑发飘在风中

她终于停止歌唱和诅咒

丰满的身姿比春天更美

匍匐在地,膜拜大地和众神的光

膜拜水,香气的植物,果实的植物

膜拜男性,女性,婴儿

膜拜陶罐,犁,春天

她停止一切

停止自己,在停止中奔跑

停止生长和死亡,停止光

但,她点燃了火

4

她用木炭涂画自己

美丽的脸,丑陋的脸,人们在谈论

美丽和丑陋之间

是一块木炭的距离,美丽和丑陋

谁,又是美丽的

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她有一张丑陋的脸

美丽和丑陋之间

是雪的距离,雪可以洁白一切

雪可以洁白一切

她在白白的手指上

画上十二只野兽的图案

她说你们飞翔,你们飞翔

她转过头来对我狠很地说

拿壶酒来

5

我被她画满五谷的脸庞吓了一跳

我被自己,吓了_一跳

我被火,吓了一跳

她含一口烈酒,喷向月光

她的双手落下,十二只野兽落下

雨水和月光落下

烈酒身后,众神的大幕徐徐开启

新鲜的早晨

百鸟在叫

祭司擦掉脸上的图案,走下祭坛

美丽的面容桃花开放

祭司经过一千座木头构成的寨子

她的背后是摇曳的春天

她穿过雨滴的道路

嫁给了七个部落的儿子

骨笛

这支仙鹤的腿骨

来自远方,来自青铜的呐喊

白色的骨头,在第四纪红土中呈现

我努力忘掉,它们的飞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关于我们(诗歌)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