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啊,回家


□ 冯 慧

啊,回家
冯 慧

  傍晚,海成在餐车吃完晚饭后并不想急于回到宿营车,在宿营车上他和老周在一个房间,两个大男人的房间永远有说不出的味道,脚臭、汗臭和烟草味的复合味道几乎让人窒息。
  海成独自一个人走到离宿营车不远的草棵里仰面躺下,让自己的四肢舒展地摊成了—个“大”字,姿势仿佛要拥抱天空。身下厚厚的茅草像女人的身体柔软地衬着海成那厚实的身板,让海成那劳累一天的身体彻底得到了放松。
  大雁山的夜静静的,只有秋虫发出唧唧唧的亲昵声。一根茅草抖动了一下,轻轻地抚过海成的脸庞像女人的手把海成弄得痒痒的。海成顺手把它折下来衔到嘴里,口里立刻泛起淡淡的青味,让海成想起小麦田里的气息,于是海成又想起了老家,想起了他的媳妇秋玲。
  秋玲跟海成结婚两年了,可是实际上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三个多月,第一次是结婚,第二次是生孩子,每次探亲假是四十五天。海成记得秋玲生宝子快满月他才赶回家,因为秋玲是早产。当他赶到家里看见秋玲身边躺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家伙,看见他连眼都不睁。他用他那粗大的手指拨弄着他的小脸,他竟满脸做着怪模样懒懒地打着哈欠。海成幸福地抱着儿子高高举过头顶,大声宣布,我海成终于有了儿子!我海成终于有了儿子!秋玲在产床上吓得高声喊,别摔着了,别摔着儿子了!夜间,海成把媳妇和儿子一起搂在怀里,女人的奶香儿子的奶香把他给弄醉了。现在儿子已经快一岁了,海成拼命地想儿子长得什么样了?他会叫爸爸了吗?他还想他的女人,想她的温柔想她的甜美,想着想着海成底下搭起了帐篷……。他不禁如野兽一样仰天嗷嗷地叫了两声。海成想家,想得心尖上颤颤悠悠;想家想得肺管子里都疼。他恨不得有双翅膀立刻飞到老家飞到秋玲和儿子的身边。
  可他得忍着,他得熬着。秋天是线路大修队施工的黄金季节,每年春秋两季都是铁道线路大修的繁忙季节。海成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有机会回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
  是想家的时候很美好家乡明月常在我心头;
  想家的时候有泪水,泪水就随着那思念走;
  ……
  不远处的宿营车里响起了音乐声,这是局工会关心线路工业余生活专门为宿营车配备的卡拉OK音响。也让寂寞的大山终于有了歌声。可海成听着听着眼泪竟顺着眼角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海成是十八岁那年顶替父亲的职来到线路大修队的。那一年本来是该海成高考的,可是父亲回来告诉他,这是铁路最后的一次顶职,父亲为他办好了一切手续。父亲当了一辈子的铁路工人,他对铁路的感情如血一样浓。铁路的职业于他如同一个接力棒,他必须要亲手交到儿子手里才放心。
  线路大修队,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给铁道线路大修的部门。由于流动性大,工人常年都住在一个宿营车里,大修到哪里宿营车就开到哪里,常常是居无定所,也有人称他们是铁路的吉普赛人。有时宿营车开到深山里施工,除了专用通信,别的信号一概没有,跟外界十天半月没有联系的事也是经常的。报纸和各种信件通常是由队里专门派人十天半月到大队部去取一次,因此外界的新闻到了他们这里便常常是旧闻了。上次秋玲早产等到海成得信回去后,孩子都快满月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