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润兰


□ 任美福

  ■任美福

  春之灿烂

  1968年盛夏的一个早晨,我背上书包去上早自习。走到街上,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但见几百个人横七竖八睡满了一条街,枪支、行李扔了一地。他们看来是累极了,都在呼呼大睡,那情景和电影《战上海》中部队露宿街头的镜头差不多。我跑到教室,发现也全睡满了人,一个睡眼惺忪的年轻人,还举起一个茶缸喊:“缴枪不杀!”细细观察才发现,里面还有妇女、儿童、老人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是邻县和顺两派武斗的杰作。“红总站”被“红兵团”打垮,星夜自和顺城沿清漳河一道川溃逃到我们村。由于陈永贵支持“红总站”,我们家乡与和顺县紫罗公社接壤,这里便成了“红总站”的避难所。公社各村都住满了总站“战士及家属”,我家也分配住进了一家八口人,这家人的大姑娘怀里还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当晚,这家人就住进我家大北房。农人们是憨厚朴实的,热情接纳这落难的人群。我抱着柴火去给他们烧灶,两家人热闹得成了一家人。正在添柴时,一个小姑娘在我跟前蹲下来说:“来,我帮你烧!”我扭头一看,一张红扑扑的小脸,一双大眼扑闪着看着我,似乎在说:“行吗?”她是这家人最小的三姑娘,名叫润兰,和我同是12岁。母亲便逗她:“给俺做了螅妇吧!”她哈哈哈哈笑起来,可这一笑不要紧,满屋人的目光都聚到她身上了!

  一个纯洁的少年女孩儿,不知是哪种造化的神奇给她注入那种灵秀?我至今也不明白她怎能爆发出那么动听的笑声,无丝毫做作,笑出那么感人的艺术美。啊——哈哈哈哈!她又在笑了!在她那具有感染力的笑声中,我二姐姐看着她连连说,真亲,真亲!她那笑声,动人的舒畅中仿佛有一种强烈的穿透力,直入你的心扉。她笑的时候,总是突然爆发,像带你坐了一只快艇,倏忽间爬上激浪高坡,随即又从波峰倾流而下,畅快淋漓滑入深谷。

  因为她的笑声感染,我便偷偷打量她。浓黑’的眉毛像延绵的小山峰一样,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人时像手电筒一样放光,那张红扑扑的圆脸总会让人联想到健康、活力、青春,贝齿洁白如玉,门牙上缺了一个豁口,可那豁口缺得正好,笑起来好迷人。

  她在我家12岁长到14岁,她那青春的小身躯一举一动留给我的美好信息,多少年后我才慢慢解读出来。她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会说话:那两颗溜溜的黑葡萄就不用说了,额前的小刘海随风一摆,两只粗辫子一甩,飘逸着青春的活力。她常穿着一件粉红的上衣,到了夏天,总是一双用旧布条拼凑成布带缝制成的凉鞋,—种朴素得体的美。看她的背影,衣服总掩饰不住青春的韵味,静静地立在那儿,似风摆杨柳,弯弯的腰就像在说话。

  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只是觉得她长得好亲,笑得好听,在一起好玩。反正喜欢和她在一起听她开心地笑。我们很快就厮混得如同亲兄妹,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谁叫她玩都不去,就喜欢和我在一起。我在街上写好板报,她就集合上小女娃们去参观,还炫耀:“看!这就是我家那房东小小写的,他还是村里学毛选的辅导员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