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地(小小说)


□ 王之双

好人不常在,祸害一千年。虎头虎脑五大三粗的难得,在而立之年的一夜间就伸胳膊蹬腿撒手西去了。走时,丢下三个没爹少娘的孩子———永生、永存、永在和一座在村十字如鹤立鸡群的红瓦房。因为当时村里都是些草棚、泥墩,而难得却盖起一座里面土墙外面砖包的里生外熟。这在当时还是史无先例的,村人无不羡慕、惊叹!
难得去世后,三个孩子在叔叔难找的照料下渐渐长大成人,模样酷似父亲,个个身材魁梧顶天立地。
永生20岁那年,年轻气盛,带领村里一班人在县城搞建筑。一天中午下班时,不慎一脚踩空,从二层楼上摔下来,当场气绝身亡。
弟弟永存是村里的电工。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永存去配电室放电,刚出院门,一辆货车由于转弯路滑刹不住车,将永存撞出老远。在送往县医院的抢救途中,内出血过多而—命归阴。
大哥、二哥死后,三弟永在在高人的指点下请了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在宅院周围极其慎重地巡视一周后,连连摇头:“屋门正对路,此处不立户。路为箭,这宅院是绝地,谁住谁丢命,除非刀枪不入三头六臂的孙悟空。”
不久,永在因患心脏病丢了性命。宅院从此冷落死寂,死寂得像一座坟墓,再也无人踏入。
几年过去,屋内梁上墙角蛛网密布,院内杂草横生,狼藉一片。
一外地下放户想要此宅,托人找难找讨价,最后三千元成交。后来不知听谁说此处不留人,便疑心反悔,难找立马把价压到一千,下放户更觉其中有诈,摇头摆手,三百块钱也不要了。
十年后,昔日鹤立鸡群的里生外熟,如今在一排排拔地而起雄伟整齐的楼房相映下,如鸡立鹤群、凄惨荒凉,一败涂地。
本村青年常兴旺,努断筋建起一座化工厂,搞了三年,赔得一无所有,倾家荡产,领着妻子风琴和儿子鹏飞搬到村外大窟窿小眼睛的机井房里。正是十冬腊月,难找看到年幼的鹏飞冻得两耳生疮,脸蛋溢血,顿生怜悯,就劝常兴旺搬到里生外熟里,好歹也能遮风蔽寒。乞丐哪嫌馒头黑?常兴旺感激不尽,携妻带子搬进来,暂住过冬。好心的难找又拿出自己的积蓄让因无分文而辍学的鹏飞又回到学校。
这一暂住就暂住了八年。
这年,刻苦钻研勤奋好学的常鹏飞考上了北京一所著名大学。
寒窗几载,学业有成的常鹏飞毕业分配到本县电业局任局长。
后来,年轻有为的常鹏飞因政绩卓著被提到县政府任常务副县长。常鹏飞把父母接到县里。
某年。常县长和父母坐小车来到生他的小村庄,特意观看了养他的已缺砖少瓦低矮潮湿的里生外熟。年过半百的常兴旺为感谢难找的大恩大德,从县城买来脑白金,海狗油等贵重礼品,并拿出2000元感谢难找的救命之恩。难找再三拒绝。常兴旺总觉过意不去,让儿子认难找为父,常县长就做了难找的干儿子。
人迹不留的绝地竟养育了一位县长!这事在小村庄立刻炸开了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