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废墟上的栖居者的思考


□ 郭 军

  比尔·雷丁斯(Bill Readings)的《废墟中的大学》(The University in Ruins)不是一本可从教育管理专业角度来评价的著作,他的专业领域是比较文学,生前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而关于大学体制这样一个话题,正如乔纳森·卡勒所说,往往是大学中那些退了休的行政管理者才有资格去说的,但是,也正如卡勒所注意到的,出自那些人之手的同类话题的书,一出印刷厂,就只能在书店的处理图书柜台上销售,而出自雷丁斯这位非专业人士的著作,却引起反响,至今仍是热门话题。
  其实,这正是雷丁斯的非专业身份所带来的不同视角使然,这个不同视角被形象化地概括在他的书名中,即他把当下管理体制越来越健全的一流大学看做废墟。但他不想拯救废墟,也无意离开废墟,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废墟上的栖居者”,因此必须面对废墟,思考如何利用废墟,使之担当起“从未有人提过的角色”。他称这是他的“实用主义”。
  他之所以持这种态度,是因为他把当下大学管理者们已经认为理所当然的、并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流行的大学理念,即发端于美国大学的争创“一流大学”(university of excellence)的理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量化评估、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作,一概视之为对现代大学赖以建立的原初理念的背叛。
  所谓“现代大学”,雷丁斯指的是与中世纪时由外在原则——即神正论——监督的大学相反,具有内在指导原则并以此来自治的大学。其自治的标志就是不迎合任何权势、坚持真理、自由探索的理性精神,这是它的终极所指、目标和各种活动的统一原则及意义所在。雷丁斯把这种大学理念的起源追溯到康德晚年的最后一部著作《院系的冲突》(The Conflict of the Faculties,写于一七九五年,出版于一七九八年)。这部著作所针对的语境是普鲁士时代大学的四院制结构,即神学、法律、医学、哲学学院,其中前三者属于较高等级学院,因为它们为国家培养专业技术人员,即牧师、律师、医生,所以需对国家负责,而国家则有责任调控其教学内容。相比之下,哲学属于较低等级学院,因为哲学没有上述实用功能,除了对理性负责,它不盲从任何外在权威,包括国家和民族。在教学中,它质疑一切提供现成答案的“魔法师的才干”,教导学生使用理性进行思索与批判。在院系冲突中,它致力于使理性成为各学科的基础,并具有绝对自治性。但同时它又保证理性并不因此成为另一种权威,而是不断自我批判,使得理性的干预不是要产生同一性,而是旨在制造“不合的和谐”(concordia discors),即产生以探索、争论、冲突为理念的共识,这也是制造健康的、和平的、合法的,具有创造性和更新性的冲突,由此而不断给大学注入活力。从这种意义上,批判哲学或理性是智识(intellectual)的天堂、思想的王国,培养的首要目标是学生超越蒙昧、迷信、盲从的能力,而不是专业技能。
  由此,康德把原来的等级颠倒过来,把哲学看做较高等级学院,看做一所大学的主导性院系,它教育并监督其他学院,借此,康德想达到的目的不仅只是改革大学,更是想让发生于大学中的这种在自由的理性探索与无条件接受既定权威的传统之间的永久冲突影响社会,催生人类的不断进步。这点可从他同时完成的另一部著作《永久和平》(Perpetual Peace)中见出,这部著作的基本观点是,只有用哲学的批判精神不断质疑权威,才能真正创造和谐社会或永久和平。由此,理性尽管不直接与社会关联,却是社会的“秘密侦探”,监视权力泛滥,保证社会公正。从这个意义上,理性已经具有了德里达意义上 “理论陈述话语”(theorico-constatifs)和“创造行为句”(poetico-performatifs)的双重功能。换句话说,理性既是作为行动或事件的思想,又是作为思想的行动或事件。
  雷丁斯把康德设想的大学称作理性大学(university of reason),但这在当时毕竟只是设想或理想,且康德在理性与国家、智识或思想与体制或管理的冲突问题上如一个本达式的知识分子,不留任何妥协的余地,所以“现代大学之母”洪堡柏林大学建成后,在其发展过程中,在接受理性大学自由探索的精神、接受哲学为主导学科的基础上,提出以文化理念代替理性理念,一方面是为了解决内在于康德理性理念中的矛盾,另一方面是为了适应十九世纪德国民族崛起的形势,以便既造就理性的主体、又造就现代民族国家的主体,由此大学真正进入现代,开始以揭示主体与国家的关系为己任,并在教学与科研中灌输这种关系,具体体现为把传授科学知识、打造思想和培养国民道德修养、民族精神、国家意识融为一体,而洪堡直接将这种融合叫做文化。在这种原则指导下的教育是一个将产品与过程、技能与修养、知识与思想、实事与批判、专业与责任相结合的有机整体,但重点在后者。由此,这种教育,尽管关注国家与民族,却又不是造就服务者,而是造就主体。雷丁斯把洪堡大学称作文化大学(university of culture)。而这样的理念后又汇入纽曼所倡导的智识文化(intellectual culture)教育,纽曼又称之为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亦可称博雅教育、通识教育)或哲学教育(philosophical education)。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