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妻子身患“绝症”时


□ 米 粒

“只要我活着,我就绝不能让你死!”
这是项望与阮菲摄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照片。
项堃清逸俊朗,英气逼人,目光清澈如水,是倾倒众生的偶像。阮斐更称得上如花似玉,气质里透着中国女性的端庄温婉。然而当年在拍下这两张照片后不久,项堃即与阮斐历经了一段艰难坎坷。
项堃和阮斐的结识、定情正是因为一部拍摄于1940年的进步电影《青年中国》,其时,项堃本来打算回到东南亚继续在陈嘉庚的爱国巡回话剧团演出。由于时局有变,再加上导演阳翰笙极力挽留,他便改变计划留下来拍摄这部电影。阳翰笙在这部电影中启用了一位堪称貌美如花的新秀,她就是阮斐。一见之下,两人竟是倾心相许,而且志同道合。很快他们便沉浸到热恋的甜蜜中并由阳翰笙主婚结为夫妇。然而就在他们陶醉在新婚后的幸福中时,重庆雾季的阴冷潮湿使阮斐患上了肺结核。在四十年代的中国,罹患肺结核无异于今天的人患上癌症,几乎等同于不治之症,更何况时逢战乱,物资紧缺。项堃当时正在话剧舞台上大显身手,在近五十部话剧中出演四十八个各个不同的角色,牢固地确立了自己“话剧皇帝”的舞台地位。却未曾料到阮斐在此时病倒,且病情来势汹汹。
这天项昆抱着身体羸弱的爱妻赶往医院,一路自责自己太过“戏痴”,对妻子疏于体贴照顾。到了医院之后,诊断结果如同一记重棒几乎把他打蒙了!医生无可奈何地叹着气把项堃拉到一旁,悄悄地对他说:“回家尽早准备料理后事吧,两年之内必死!”一时间,他只觉心里发慌,眼前一团漆黑。极度痛苦中项堃想到不能让妻子了解病情的真相,因为她很虚弱了。面对妻子他不得已使出当演员的本事做若无其事状,不过这比面对观众时的表演还要难得多,掩藏得住悲戚的神情,掩藏不住青灰的面色,还要佯装无事搀扶着憔悴不堪的阮斐缓缓走出医院。
项堃一生,精神上遭受多次重创,这一次可堪其首吧。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默默无语,眼前景象一概不知,只觉得天昏地暗。项望想到俄国作家萧霍洛夫的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里,当男主人公格里高里的心上人阿克希妮娅死去的时候,格里高里抱着她余温未褪的身体,抬头只见太阳在那一刻变成了黑色。此时项堃觉得自己真切的体验到了格里高里当时的内心感受,因为那天的确是天色昏暗,也巧然发生了多年不遇的日蚀,太阳被黑色阴霾所掩,天耶?人耶?
回家的路上,项堃失魂落魄,身上连雇车的钱都没有,路显得如此凄惶漫长。项堃闷声不响,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妻子不见了,惊吓之间回头一看,阮斐已体力不支坐在了路上,他紧跑回去注视着爱妻,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同时,泪水也从阮斐美丽的大眼睛里簌簌的流淌下来,她低声抽泣着说:“医生的话,我听到了!”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项堃抱着妻子像是对天发誓:“只要我活着,我就绝不能让你死!”他看着她的眼睛,抚摩着她娇弱的双肩:“我是孤儿,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必须坚强的活下来!”路边,两人紧紧的相扶相依。
从此,项堃在繁忙的演出之中还要无微不至地照顾病重的妻子,没有钱买营养晶,他便起大早到菜市场去抢拾屠户丢弃的猪骨头。堂堂“话剧皇帝”挤在贫困的人群中,屠户每一丢弃,他就奋力拼抢,场面混乱。抢回来之后,洗净熬汤。他还发明了一个炖猪骨头汤的诀窍,在里面加上适量的醋,用文火慢炖几小时后骨头就变得酥烂,阮斐可连汤带骨一起服下,真是令人感慨不已!
说到这,要特别提到周恩来和邓大姐给予他们的及时关照。项堃一家与周恩来、邓大姐长达四十年的交谊便起自这时。在重庆期间,只要有演出,周恩来常会腾出时间去观看,支持进步文艺,并且和邓大姐在当时的新华日报馆、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苏联大使馆等五个地方七次接见了他们夫妇。阮斐患病期间,邓大姐经常派人去送挂面,送鸡蛋,有时还会送一束鲜花,项堃演戏脱不开身时,总理就派身边的秘书,日后的统战部长徐冰前去帮忙,徐冰穿双草鞋,一来就帮着项堃做这做那。就这样,项堃的“酥骨汤”,周恩来、邓大姐的相助,阮斐的身体竟然神奇的痊愈了。其实,总理邓大姐对项堃一家的关照远不止如此,尤不能忘怀的是1941年皖南事变后白色恐怖横行,进步文艺人士纷纷逃离重庆,阮斐先行离开,经香港再到上海。一日,总理急召项堃到重庆新华日报馆二层见面,交待他即刻动身于某某时之前赶到浙江金华与阮斐聚首,形势十分急迫,所幸项堑赶上了当晚的末班车,第二天敌人就闯进来了。项望一家每每提到此事都对总理充满了无尽的感念,孩子们说若不是总理临危不忘我们一家,我们也许就没有机会降生人世了!
责任编辑/唐培东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