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谢泳先生之厦门


□ 韩石山

  谢泳先生要去厦门大学当教授了,作为朋友,该说几句送行的话。
  这话怎么有点别扭?——我说的是谢泳先生这四个字;先前我叫他小谢,后来是谢泳,只有在要开个什么玩笑的时候,才跟他的那班同龄朋友一样叫他“谢公”,先生是从没有叫过的。那就叫谢教授吧,更别扭,嗨,别装什么斯文的怪样子了,还是直筒筒地叫谢泳吧。
  最早知道谢泳要去厦大,是在他基本打通山西的关节,还没有办相关手续的时候,他自己上楼(我们住一个单元)告诉我的,大约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谈的兴起,我让妻子备了几个小菜,一起喝了酒,酒后又聊,直到很晚他才下去。喝酒的时候我说过,这事儿我要写文章,他马上用他惯常的声调和手势,五指张开,手心朝外,在嘴前频频摇晃着,急切地说:别别别,等真的去再说吧。
  再后来,就看到报纸电视台对这件事的热炒了,有人说,像这样把一个没有硕博学历的人,破格聘为名校教授,乃共和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壮举,只有当年北大校长蔡元培聘用梁漱溟可比,厦大中文系主任周宁堪称蔡元培第二了。也有人说,山西一面宣扬怎样礼贤下士,怎样重金引进人才,一面放着这样现成的卓越人才不用,岂非叶公好龙乎?这两种感觉,我不是没有,然而,待到心乎气和之后,又忍不住想,厦大固然高明,山西也不见得就怎样颟顸。据我所知,山西社科院的一位院长,就曾有过将谢泳调进社科院,给以研究员待遇的动议。就是山西作家协会的书记,也几次在我面前说过,怎样解决谢泳的职称问题,还确实想过一个可行的办法。事情没有办成,或没来得及办成,不能说没人动过这个脑筋。一块金子,明晃晃的在眼前放着,谁会看不见呢?
  这正是我现在要说的话。没有高学历高职称,堪任大学教授的,遍视寰宇,绝非仅谢泳一人,厦大何以独独青睐谢氏?说他们眼界窄,看到的只谢氏一人,怕是说不过去的。
  总是谢泳有他的卓异之处。
  这卓异之处是什么呢?
  学问扎实,思想深邃,用功甚勤,待人和善,像这样四个字一句,未必不着边际的话,我也能说上一大串,然而,我那下流的天性先就不允许我用这样规整的词汇,再说文章发表后,谢泳见了怕也不会高兴,保不住哪次闲聊中会说:韩老师,我没有惹过你呀?
  交往二十几年,在我的感觉上,谢泳最大的长处是,可爱。他是男的我喜欢他,他是个女的,我也会喜欢他,虽说作为女人,是丑了点。跟他在一起,不管是聊天还是做事,你不必有一点戒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样做就怎样做,说错了他会及时纠正,或是与你商榷,做错了他会及时提醒,并帮你分析失误在什么地方,说不定还会预先制止。子夏先生说过:“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论语·子张第十九》)。谢泳该说是君子人了,但他绝没有这三变,望之不俨然,其言也不厉,只是一个温,一团和气,笑呵呵的那种温。
  可爱和可爱不同,谢泳的可爱,最大的是坦诚。比如他是山西晋中师专毕业的,对此从不讳言。记得他早期出版的一本什么书的折封上,就是这样写的。就是他的职称,出了名了,别人问起,也是毫无愧色地直言相告:中级。事情不大,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类似的出身,许多人也不讳言,只是采取能不说就不说的办法。更多的则是,预先为之绸缪,弄个什么在读的硕士,在读的博士。须知,当今之世,这样的事,对一个在文化圈里混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有这个意思,帮忙的朋友多的是。没什么奇怪的,高校里,很有些人已硕导博导了,不是还在读博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