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把“文学”搞成“野学”


□ 毛志成

别把文学搞成道学,搞成理学,搞成哲学,搞成政治学,这是大见识、大道理,必须信奉。而且,把文学搞成上述样子的事确实有过(例如五十年代末期和七十年代初期),结果把文学搞蠢了,搞疯了,搞死了。其特征之一就是推崇文学的野化和虚奢化。文盲写诗,粗言行世,伪口号、伪教条泛滥,“作品”除了会喊“穷人万岁”和“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之外别无一能,连喊出或写出“资产阶级滚你妈的蛋”的人都晋升成了“红才子”。与之“相映生辉”的是一伙貌似有学问的政棍在那里舞弄“革命理论”。其实,都是与文学中的“文”之本义毫不沾边,而且是“文”的天敌。
那样的“文学”垮了之后,有一段时间确实返入“文”境。先有“天安门诗钞”破土,继之有“新时期文学”蔚然成林,都是文学振兴的好兆头。
随后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计划经济转化为市场经济,这都是社会。的春潮。而文学,自然也需要在精神水域中善游的弄潮儿挺身而出。但在若干年文化浅水、文化泥沙中折腾太久的中国文人,一经在经济大潮中弄潮,很快就会犯了一个根本性的糊涂:不懂得精神弄潮儿的基本品格是什么。
实际上,精神弄潮儿面对物欲横流的现实,所要干的事恰恰是“反潮流”。“反”既是一种对搏,也是种净化;对物欲中内含的趋恶势头、非理性能量、野蛮行径,进行有力的阻截和有效的过滤。
但物质上穷怕了、精神上伪惯了、文化上浅久了的中国文人,一经傍了物海的岸边,就很难再举起精神之旗,旋即明里暗里向物神、物仙、物魔、物妖示降。
物质本身在不接受正义精神的导航和梳理时,它会本能地显示出野蛮能量。眼下有些文化人,干的恰恰是助长野化的勾当。
例如某些文学作,品,尤其是小小年纪就抢到了或佩上了“先锋”胸标的“作家”、“诗人”,单是使用的语言就颇“野”。何谓野?无文即野。连认字量、识词量、读书量都不达标,连基本的语言法则、思维铁序、审美标准(如语法、修辞等等)都一窍不通,将“文字恶作剧”视为文学才气,这就
不过,语言形式上的野毕竟是浅层的野。但潜在浅层之野后面的,又往往(甚而必然)是深层之野,即精神品质上的恶化、浊化、秽化。
读某些有名的才子、才女作品,最低档、最下品的不必说了,“野”到专写“下体”或由“下体”辐射出的事,好像人类除了此类事之外,干一切正经事都是扯淡。尤有甚者,特别是女作家、女诗人,干脆用身体(特别是下体)来作为换名气、换稿费的主要资本。这样的“野”,已经野到精光彻底了。
不过,毕竟还有超越者。某些有文化功力的年轻作家、年轻学者,固然不屑于反复玩味“下体”之类的玩意儿,升格为写社会、写人生、写人性。但我读了这些作品之后,觉得他(她)们的兴趣热点无非是推崇个人主义的合法性和拜金主义的合理性,兼或对“合法合理”的欺诈性、诱骗性的认可与保护。总之,都认为道德、德育本身既愚蠢又虚假。其实这也是一种“野化”。无文虽野,无德尤野,看看文化之外的种种恶性案件日益增多就应该明白个大概。
文学的头一个属性是文明,文明的头个要素是德化。将“文学”弄成各式各样的“野学”,自然会有人借此获利,行时走运,但这样的作家、诗人最好不要自誉为“我是搞文学”的。非文学、反文学就是“野学”。我一般不太热衷于评论“野学”,但文学乃至社会走向“野化”,而且野化得走红走俏,化得,既时髦又威风,我就想说几句话了。也许,我的话形同臀下的“大鸣大放”,真用处是没有的,图个一时痛快而已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