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朋友老金的最后一个夏天


□ 段舒航


我现在常常想起我的朋友老金。
去年夏天里一个闷热的夜晚,老家一位儿时的同学突然打来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他一开口就火烧火燎地要我借他两千块钱。说如果我愿意,第二天他就赶过来拿。我的这位名叫德有的同学知道前些年我开了一家酒店,酒店的生意一直不错。他断定我手头上肯定还有不少的存款。但是我很生气。我大声地告诉他,我没钱!然后我又说,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不借给你了!电话那边立即陷入了沉默。不难想像,我的这位同学站在公用电话旁边,脸上该是怎样一副惊愕而又难堪的表情。但他没有挂上电话,电话里面的噪音吱吱啦啦的,仿佛风正舞动,着翻飞的沙粒。
为什么?他说。
不为什么,我说,那一千你什么时候还我?
对方迟疑着挂上了电话。这时候我的妻子走了进来。她问谁的电话,我告诉了他打电话的人的名字,然后我愤愤地说:旧账不还,又想借钱,好像咱家开着银行似的!话刚落音,电话就又响了起来。还是我的那位同学。他说不借也行,但你是不是马上回来一趟?我听不明白,我说回去做什么?莫非你要还钱?他说不是还钱,是老金让车撞了。我吃了一惊,老金让车撞了?现在他人怎么样?我同学说不怎么样,下午已经在医院里死掉了。抢救的费用拿不出来,医院里说啥不让抬人……我听着电话,脑袋里面轰隆轰隆的,半天也没平静下来。我听见我的呼吸又粗又急。我没有哭,可是我的眼泪,已经一大颗一大颗地滴了下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便匆匆赶往车站。在长途汽车站我拼命挤上了最早的一趟班车。车厢里黑乎乎乱哄哄的早已挤满了乘客,说话、抽烟、咳嗽、吐痰……我不明白这些人一天到晚披星戴月的究竟都在忙些什么,就像我的朋友老金。老金这些年一直都在四处奔波,广东、海南、北京、大连……现在连命也给搭了进去。可是老金,我的朋友,这些年你究竟都在做些什么呢?
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上下颠簸,摇摇摆摆的像置身于风浪中的一艘破船。没有座位,我只好站着。我的屁股不断和一个老年男人瘦小的屁股撞在一起;贴在我眼前的是一位乡下妇女,乡下妇女充满了汗气的脑袋安了弹簧似的在我的胸口间撞来撞去。我很痛苦。我一个人挤搡在飘摇的破车内遥想当年。我想我的朋友老金。我心里说,老金,年纪轻轻的,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老金姓金,老金的名字俊明。记忆中的金俊明是我们学校的名人,用我们的话讲,是红人。想想看,在我们那个贫瘠而又偏僻的山乡里,十岁就能写出快板诗的,除了金俊明还能有谁?记得当时金俊明把作文交上去时,我们年轻的语文老师,欢喜得简直都要在讲台上跳起来了。语文老师立即让我们停止了作业,他说金俊明的作文水平已经赶上我了,或者说已经超过我了!我们不信。我们老师说:现在我就念给你们听听。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首快板诗的全部内容了,只开头几句至今还记得清楚,因为老师当时曾把它抄在黑板上,并要求我们全班同学背过。记得金俊明快板诗的开头几句是这样
放学后,转回家,
忽然见,算命瞎,
手拿卦,把卦掐,
正说着命好的张大妈。
冲上前,把卦抓,
厉声问,算命瞎,
不革命,不生产,
宣传迷信你罪恶大!
从那时起,我们的语文老师就总是笑眯眯地把金俊明唤作老金了。我们觉得好笑,金俊明才多大点岁数呀,怎么就成了老金了呢?我们老师说你们不懂,“老”是老师的意思,是尊称,说明我很佩服人家金俊明嘛!我们明白了,于是我们全都把金俊明喊成了老金。
一九七五年夏天,是少年金俊明穿越过的一段最为美好而又难忘的时光。因为在“刀劈胡汉三”中成功地扮演了冬子,老金一下子成了我们公社的名人。演出刚刚结束,我们的公社书记便大踏步跨上了舞台。人高马大的书记同志一把就将“潘冬子”抱了起来,受宠若惊的金俊明那时候满脸通红。书记同志放下了“冬子”,却突然间又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说:“潘冬子,你妈在家吗?”机灵的老金马上便回过神来,他把脖子硬了起来,大声说:“不在。…‘死了?”“不,活着!”“你爸爸呢?”“在家!”“干什么的?”“杀猪的!”“还会杀人吧?”我们哈哈大笑,我们的书记也哈哈大笑起来。书记同志表扬了老金,他说快点长大吧冬子,长大了来接革命的班!乖乖,这还了得,老金不但把自己弄成了冬子,而且居然还成了公社书记的接班人!那段日子,红花少年金俊明的名字在我们公社的每一座校园飞翔,品学兼优的金俊明成了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追着老金“冬子冬子”地狂呼滥喊,我们说冬子你是党的孩子,党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党叫你做书记,你就做书记,党叫你吃屎去,你就吃屎去!老金冲着我们挥起了结实的小拳头,他说谁再喊?谁再喊我就揍扁他!听见没有,你们听见了没有?我们都说听见了,可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人家没有听见,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一位热爱艺术的有趣的人,他说老金,人家叫你潘冬子,又没叫你胡汉三嘛!再说了,谁让你长得那么像又演得那么像呢?从那以后老金便只好默许了我们的胡喊乱叫。时间一长,他自己也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有时候我们老师一喊潘冬子,老金就屁颠屁颠地向我们的老师跑了过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