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书抵万金(外二篇)


  冬日的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街道上少有车辆,行人也不多,店铺里显得格外的冷清。几片已经枯死的黄叶从梧桐树梢上飘落下来,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便背面朝天卧在了一只路旁的邮筒边。

  一个衣衫不整的中年人,神色慌张地来到邮筒旁,四下瞅瞅,很犹豫地把一个信封投进了邮筒,然后又慌慌张张地悄然离去。

  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正好从邮局大门走出来的一位老邮工很疑惑地摇摇头,这年头,谁还有心思写信啊?他下意识地看看天,便打开邮筒取出当天的邮件。

  其实,只有一份邮件。一个用白纸糊的信封,单薄薄的,而且,没有贴邮票。

  老邮工很自然地就知道这封信是刚才那位走了的神情慌张的人留下的。可是,为什么没有贴邮票呢?什么事至于这么慌张吗?按规定,这没贴邮票的信件是要退回的。然而,仔细一瞅,信件上却没有写寄信人的地址。

  老邮工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揣测寄信人的某种苦衷。也许,这寄信人遇到什么难题了。也许,这封信很重要。可现在是既不能寄走又不能退回,怎么办呢?若是送到分拣室无疑是石沉大海……

  老邮工想了想,便走进邮局,自己掏了八分钱买了一张邮票贴上去,无奈之中总算有了些释然。

  三年后,当年那个寄信人身体赢弱地从看守所里出来回到久别的农村家中。当他看到全家人那期待却很安然的景象,很惭愧也很疑惑。三年时间他杳无音信难道家里人不焦虑吗?

  妻子告诉他,你当年来信说要去执行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时间很长,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国家规定不能和家里联系,让我们放心地好好过日子,不要牵挂……

  丈夫想起来了,那是他利用写交代材料的纸张自己做的信封偷着给家里写的一封信,目的是不让家人知道自己当时的处境,他怕家人担惊受怕。可是,当时迫于无奈那封信没有贴邮票啊?

  当妻子拿出那封信的时候,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走向门口很感激地朝远处长长地望了一眼,深深的眼眶里饱含着泪花。他神情凝重地告诉家人,要好好保存这封信!

  十三年后,丈夫临死的时候,再一次叮嘱家人,要好好保存这封信……

  二十年后的1989年的某个秋日,这家人的儿子在整理书柜时,再次拿出那封信。忽然,他两眼发光,满脸的惊喜——那信封上的邮票分明是“祖国山河一片红”啊!

  仔细一瞅,千真万确。儿子极度兴奋地对母亲说,我们发财了。他告诉母亲,这张“祖国山河一片红”邮票价值几十万呢!

  母亲却无动于衷,叮嘱说,要好好保存这封信……

  奇怪的信件

  周一上午刚进校,传达室的老李便交给我一封挂号信。我一看,信件的地址是“四川灾区失学儿童救助中心”。我好生奇怪,便疑惑着拆开,里面是一封感谢信和一份证书。

  证书是一张红色的硬皮纸,上面有几行字,写的是:“张善怡同志捐款四千元,为灾区失学儿童奉献爱心,特发此证,以示纪念。”感谢信的内容差不多,只不过字数多了一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