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格桑梅朵


□ 王 琰

  牧 野
  
  七月的阳光温暖着桑科草原,白色黑色的帐篷,散落在草原上。
  牧民们正忙着剪羊毛。加木措养了两百多只羊,请了十个人帮忙。满身卷毛的羊放倒后,在手里翻个面就变得光光溜溜,模样怪异起来。羊们惊恐万分地立在草地上,细细的腿微微颤抖着,直到所有的羊都这样光着身子。加木措用大锅煮了肉,剪完就吃肉吧。
  剪下来的羊毛白花花地堆在帐篷前面。
  想起一个传说,修建大昭寺时,地基有水涌出,日日填土,日日泥泞。后来,一只神山羊下凡,拔下身上的毛变出很多只山羊,山羊用筐背土,很快将湖填平。我想象中,神山羊一定毛色洁白,气宇轩昂不同凡响。写《西游记》的吴承恩不知是不是受此启发.他笔下的孙悟空,一撮猴毛可以吹出铺天盖地的猴子来,这回倒是没带背土的筐子,握了一根无比神通的棍子打世界来了。
  剪牦牛毛劳动强度更大。技术高的人空手将牛擒住摔倒缚住,手起剪落。让人惊叹。但是大多数人家不是剪,而是拔。用两根棒子火筷子夹住牦牛背上的毛,慢慢地卷,一层毛就连根拔起。得两个人摁住牛,牛抖抖的,随时准备跳起来。
  加木措家新娶的儿媳妇拉毛草坐在帐篷前的阳光里,快活地用牛毛织着新羯子,黑黑的羯子,是要缝了做新帐篷的。
  黑帐篷,白帐篷,黑帐篷是牦牛毛织的。白帐篷是白布做的。
  小时候没有见过白牦牛。据说能看一眼白牦牛的人是有福的,它是神的坐骑吗?于是草原上都是些与神无关的黑帐篷。
  天竺多白牦牛,那里的幸福也比别处多吗?
  
  插 箭
  
  远处山顶要插箭了。
  贡布才让把一张小羊皮拿在手里,整天揉啊揉的。青草还没有青,就饿死了七只小羊,皮子都在绳子上晾着。牛们在楼下随便什么地方睡着觉。
  他的孙女小拉毛草才三岁,走得很好,两只手摆着。
  挤十多天的奶子才能打七八斤酥油,他们吃得很节俭。最好的要留着供佛呢。佛前摆了净水碗。时面屋顶的架杆挂了许多剖开的猪辣肉。也是供佛时用的。有一只猪大得很,如大象。
  我们在水库里下了网,捞上来最多的是狗鱼,都叫狗棒子,不吃它,一条奈又丢回水里去。一盆子绵鱼,还有石花鱼、鲫鱼和鲤鱼。熬成汤,大补。煎了下酒,不要别的菜,也够好了。
  次仁帮我们下网。他老婆今天要来看他。下好网,次仁又一遍遍爬上山顶去看。
  等收了网,没什么事,我也跟他一起上山顶看看。顺着水库边上的小路,蜿蜒着上山,水库的坝比水面高不了多少,次仁说常有人喝醉了掉进水库里。
  终于等到了,一天只一趟车,车上下来一群人,其中两个上了“兰驼”。一个抱着孩子的往山上走的.就是他老婆了,手里还提了个硕大的包。次仁从一见车就已经冲下山接去了。
  “兰驼”上坐了七个人,顺着山路开了没多远。不知怎么的,一头栽进了电站水库里。
  水库开闸放了一夜水,第二天一早,岸上全是被泥冲得呛晕了的鱼,最多的是狗鱼。藏民们一面念着经一面把鱼丢入河中。
  我们又捡了很多鱼回去,昨天煎的绵鱼还没有吃完呢。
  救上来五个人,剩下两个被水冲走了。
  转眼之间,世事两隔。
  一语成谶。想起我一位在玛曲的同学,别人抓来的鱼,他看着总是眼泪汪汪的,买了放生。他说他能听到鱼在求它,很可怜。附近藏民庄子里的人都喜欢他。
  屋顶上有草,放着明天插箭的东西。
  活佛在山坡上念了一天经,插了箭,人们守着,说要守够八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