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声音


□ 马启代

●马启代

  减法

减去那长长的前缀

减去那些定语和形容词

姓氏之前,统统减去

连姓氏也可以减去,名字

也可以减去……

轻的,重的,统统让时光拿走

一直减到一把骨灰

只是我的文字可以留下,那怕剩下

仅仅一句诗,刚好

安放我的灵魂

  河

阳光里,我看到家乡那条河

静静地斜躺在腥味十足的绿中

河上,那使劲爬行的小舟

前行十寸,后退一尺,就像

河岸吞着流水,流水吃着舢板

舢板啃着风,风老着岁月

岁月,不声不响

正一口一口,品尝着我的中年

阳光里,我看到家乡那条河

在入海之前,它稍一迟疑

就把地图浸湿了八百里,回头望

浩浩渺渺的芦苇荡,活在纸上

柔静的河水竞被逼成了呼啸的江湖

如今,那快乐的小木船

正慢慢地,穿过我的身体,哗哗的

水声,溅湿了我酸痛的双臂

 船行东平湖湿地

风,分开秋晚,吹开芦苇和湖波

向深处,听几只方言浓重的鸟鸣

读出,一湖的乡音

少儿的伙伴,额头上早积淀了

  一大把的岁月

让酒浇醒的童年,如惊魂的夕阳,

醉在湖面,怯怯地翻飞

如今的生活,仍皱巴巴的,死水微澜

季节和时光都有些白头。湖光山色

正煽动着翅膀,传染忧郁

岸边是家。但我不能停留,像这湖水

人海前,还有一段曲折浑浊的人生……

 一个人听雪

这些雪花,都是天空的弃儿

它们,有著纯净的内心

掉到地面,便消亡了

现场,只有我一个人

我听到了,它们的叫喊

它们,低低地哭泣

这些被风绑架的孩子

扭动着身躯,相互撕扯着

死死地,不肯落下

它们,一朵一朵,躲进我的诗行

要保存下,这点滴的证词

这漫天的雪花啊,纷纷坠落

落着,落着,黑夜掉了下来……

 春天的伤口

春天的伤口。是通往故乡的渡口

被心望暖的乡愁,日行夜宿

累了,等在归途的一边

汗津津,微微地喘息

春天的伤口。想大声地吆喝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浅红,羞涩地,正一滴一滴渗出

风来抚摸,有些微疼

这是出家远游的时节。我很想家

城墙就是我的高墙,乡愁不能进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