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万声交响中的大调


□ 马秋芬

  马秋芬 国家一级作家。现已出版长篇、中短篇小说集等七部,三百余万字。小说代表作:《远去的冰排》《阴阳角》《张望鼓楼》《蚂蚁上树》《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等。曾获全国庄重文文学奖、中国第二届女性文学奖、多次获辽宁文学奖、省政府奖;2006年、2007年、2008年连续获《小说选刊》奖, 2008年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等;作品多次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新华文摘》《作品与争鸣》等选刊及多种年选本选载。现系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来到莲城普兰店的那一日,恰逢春雨淅沥。风歇雨停后,太阳仍不知懒在哪里。这样的天气倒最适宜在大野里游走。我穿过水洗的街市,行进在春萌的大地上。撒眼一望,雾霭氤氲的远山,水汽丰盈的田垅,青嫩娇艳的壕草梗花,到处都温润静謐得如同水墨画,看近处哪哪都是绝妙的工笔小品,看远处一脉一脉都成泼墨大写意。这水灵灵的景色,是又养眼又养心的。
  大谭镇就这么又养眼又养心地闯进我的眼帘。这一刻真是太静了,静得发甜、发软,像一个款款飘来的女子,即便是遇到一个乐儿,令她禁不住喷出一个笑,都不会露齿出声的。而我却是冲着声音来的,冲着那远近驰名的声音,冲着那悠扬、火爆,撼天动地的声音,这声音是鼓的声音,是喇叭的声音,是最能撩拨人的大响动。这鼓是遍及乡镇、村落,嘭噔嘭噔打出了彩儿的太平鼓,这喇叭也是伴着春耕、秋收,日升月落,呜哩哇啦吹出了彩儿的莲城唢呐。我一路上心里都在嘭噔嘭噔、呜哩哇啦地响着,没想到这孕育着著名响动的故乡,却是这样的宁静。
  宁静的图画,也有冷不丁被扰乱的时候。那是一只鸟扑棱一声从眼前的枝上飞走,刷拉拉逗出一树的细雨。大谭镇的树有本地槐,有柳树。本地槐正开着一头长穗子花,长穗子花艳粉艳粉的,色彩浓烈得令人惊诧;柳树枝条正被季节滋润得柔软,轻风袭来,长袖起舞,曼妙多姿,那鹅黄色的丝丝一悠一摆,都能把人的心尖撩痒了。这槐和柳想必是听着鼓乐声长大的,柔媚得恰如树界里浓妆淡抹的演艺者。我不由得高兴起来!就这样,槐和柳的后面,相继走来大谭镇里有名的演艺界人士。他们是四位平均年龄已七十出头的老人:王新年、谭绩珍、谭绩永、王宾。早听说老人们都是从头茬青嫩的年少之时,在田垅里,在果林间,在场院上,在房前屋后,以一贯之地歌着舞着,吹着打着,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端量面前的老人,他们浑身上下却看不出丁点“演艺”的痕迹。岁月已将他们的面皮揉皱,锄把铁锨将他们的手掌磨出一层又一层的老茧,一张嘴都讲一口土喀喀家乡话,上坡下坎习惯倒背着手,偶尔仰头看看天,眼里露出庄稼人的朴厚和殷诚。他们是真正的庄稼把式,和我搭上腔,唠的也多是收成的好坏和日子的喜忧。可他们又是真正的民间艺人,他们对我说,他们不仅个个都在十五六岁就下了学(毕业)就务上了鼓乐,一务就没断流儿,怕是要一直务到生命的终了!他们还对我说,在普兰店哪是俺们几个务,你要再往远处望望,喜好鼓乐的人可海了去了!在镇头上三吆喝两吆喝,就能吆喝出几十号打鼓吹唢呐的骨干。除了大谭镇,星台、大田、太平乡,也都有相当水准的乡镇剧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