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众人败给了一条狗


□ 李登建

  天空中张牙舞爪着狗的狂吠…

  满世界飞迸着尖利的狗牙……

  这两个句子,哪个能更贴切地写出眼下的情形——一条狗在不停地叫。这条狗肯定神经有毛病,没人惹它,甚至没有风走过,它毫无来由地就扑咬、吵嚷。它还是个“半哑子”,老是发出残缺、参差、断树碴口、破碎琉璃那样的声音,直扎耳膜,难听死了!我想起小时候,乡村黑黑的夜的深处,偶尔会响起一两声狗叫,男中音一样浑厚、洪亮;这个歌唱家又得到各个角落的同伴的应和,这段合唱顿时使沉沉的村庄生动起来。至今我还怀念那美妙的歌声。可见我并非一概不喜欢狗,准确说我喜欢乡村的狗而不喜欢城市的狗,尤其不喜欢眼下这条狗。

  可是记忆是遥远的,这条狗却就在近旁,直线距离顶多二十米。二十米对于狗的叫声,正在最佳射程内,虽然中间隔了一道铁篱笆墙,但这道花拳绣腿的墙根本不能充当坚固的盾牌,无处可逃的我随时都将被击中。

  我的居所在小区最西部。小区东部,宽宽的街道上车水马龙,热闹得很;西部则是这动脉的末梢,一条林荫小道营造出一片幽静的氛围。而且林荫小道以西、铁篱笆墙之外是田野,庄稼棵子的气味是那么好闻、醉人。当初选房子,我看中了这绝好的环境,忽略它离小区大门稍远些的缺憾,而把余生定位在这里;可是,我怎么像那个刻舟求剑的人一样愚蠢?我怎么连这点远见都没有——没过两年,西面庄稼地上就又矗立起一个小区!一色的小别墅——这是个富人区。十家富豪九家养大狼狗,望着那造型别致的小洋楼,我时常想象面前蹲着一群猛兽,不寒而栗,、

  不过,有些大狼狗并不凶相毕露,咋咋唬唬,比如离我最近的这一家,他们原先也有一条狗,但那条狗一般情况下不叫。它懒懒地卧在窝棚里,眯着眼,好像睡着了,只有你接近铁篱笆墙时,它才从牙缝里“压”出两声低沉的“呜呜”,示意你不要进入它的势力范围,当然如果你不听警告,可别怪它雄狮一样扑过来。互不侵犯,和平共处,这也不错。然而最近这家主人却不知为什么把“温和派”大狼狗调走了,而新上任的这条狗过于“敬业”,一天到晚在小院里梭巡,吠影吠声,一会儿有恃无恐,仰天长啸;一会儿又像如临大敌,惊慌失措,却越发声嘶力竭…,,

  平静的生活一下子给搅乱了!我夜里没睡好,两眼发涩,懒得摸书。下楼走走吧,头重脚轻。楼一侧,上下楼层、前后楼的邻居正凑一堆儿议论什么,我听出她们也在愤恨地控诉这条狗。一个说狗叫害得她半宿没合眼:一个说她精神恍惚,买了菜却没提回家:一个说她的头疼病复发了……我这才了解,并不是我自己怕狗叫,在机关上班的人,相当数量睡眠不好。何况女人,她们这个年龄或许正处在更年期,受到这般惊扰,其烦躁、糟心,可想而知。这时候,我竞突然不再气鼓鼓了,心里似乎平衡了。

  那两天,这帮女人见面就谈狗,谈如何解决狗的问题。商量着去找狗主人,或者去找别墅小区的物业,或者给派出所打电话反映其有“扰民”嫌疑……她们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但男人们却稳如泰山,无动于衷,不闻不问。是枸并不影响他们休息?是太太们的情绪还没感染他们?是他们顾不上管这类小事——这几座楼上的男人多数是身居要职的官员,还是明白这种事不好管,担心发了号令,狗未必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众人败给了一条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