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西北印象


□ 阮文生

  月牙泉
  波纹和图案,闪着银色的光亮。远远地就看到了。鸣沙山围着它,叠起细碎的沙浪。装满玉液琼浆的月牙儿,大漠为你醉得天昏地暗!
  飘进的云儿一会儿就洗净了暗斑。弯弯的微笑,沉迷了一个又一个夜晚。一只沙狐低头过来了。比起跑来,它更愿意走。月光弥漫着桂花的味道。
  脱下鞋子走在泉水里,小鱼儿咬起了脚板。走进明亮的目光,是否也是一种冒犯?回到沙里,赤脚给烫得不得了。赶快向胡杨树跑去,我听到叶子哗哗地笑了。
  鸣沙山哟,站起来了。一块碧玉晃荡着。多少时光滑落了,吉祥留下了秀丽的面庞。一弯月牙泉哟,美妙了大西北的风光。
  
  大西北印象
  一朵朵的花在暮色里灿黄着。大西北一下子亮了,好多天了,这是头一回。我看到一块牌子写着武威。是油菜花吗?可现在是七月呀!难道是向日葵?
  不容细辨,列车切换了窗口。杨树翻动叶子,高天流云受到了牵连。一块块地动着,它们在空中拉动着大西北。
  散落树根的房屋普遍低矮,像是就地扶起的泥块,即便转弯抹角,仍保持着泥土的原色原味。西北人的精力和时间更多的是在大地劳作、奔走、繁衍。山丹丹随着起伏的山坡生根开花,信天游是贴着云朵而远扬高飞。
  成片的砂礓是青黑色的,仿佛江南的地衣爬过来了。坦平的戈壁上哐当哐当地跑着风和火车。九点零一分了,天还没黑。又阔又亮的是加长的视野。白日借着火车吼了几吼吗?夜晚后退了一大截。
  
  边关冷月
  抬头一望,月是残的,夜空深蓝深蓝。一颗最小的星星也可将之点燃。烈焰、空幻、时光大片沉落,已经碰到古远的寒凉了,挤痛的白云从回忆里飘出,它和它的飞翔,在我的眼里渐渐地蓝了。
  不见光明和冷寂是怎样升挂,就像不知一滴热血如何灼烫沙场。箭镞穿透大漠雄风,金戈铁马淹没在自己的喧响里。漠风是重复的,并且和铃铛有关。砖木血肉筑就的城楼,还在守望痛疼或辉煌吗?月色镂下雄伟壮观的剪影,感动了无数胡笳。讨赖河在哗哗地响着,心跳还在频频追撵着悠悠的晚唱。
  今夜,暗黑漫不过嘉峪关,残月是锋利的,还有大地灯火,已将光明和祝福一点点地散装了。
  
  雅丹印象
  戈壁给猛击下去,又鼓突着出来。有一双手在上下翻飞,你看到了吗?一支魔幻的曲子在烈日里弥漫,小小的沙子亮光闪烁。凹凸的沙丘,你是真实的安静吗?可你让安静大起大落。
  一只牛虻缠上了我,从一座沙丘跟踪到另一座。它肯定看到了我的脸上涌动的巨大的河流。一只活得像沙子一样久远而饥渴的牛虻,它的噪响和兴奋,有些疯狂。我不停地向它挥手。
  没有一棵小草,连骆驼刺也没有。沙堆和影子挺立着,剖面的线条,在空中飘展起多彩的舞蹈。
  岁月的雕刀,刻下了丰富的物象,上面蘸满了阳光和漠风,就那么一望,心里永远耀闪着戈壁精魂。
  
  牵骆驼的女人
  我得在骆驼那儿找座山峰坐下来。一颠一颠的,骆驼将我们驮向了白云。旅途邈远缥缈起来。
  一座沙山从空中滑下。牵骆驼的女人,沙路在你的面前松缓了,沙浪在黑布鞋里软塌了方向。不断盛开的蹄花,让灌进的阳光立刻暗淡了。灼热的阳光少一点好啊!
  漠风洗淡的色彩流向远方,灰白的头巾仿佛飘扬在一个广场。她的整个举动都被宽大的衣服罩住。四匹骆驼牵在手中,她不时转过身子看看我们,宽大的举动是悠缓地过来的,背后的沙山也给让出了些地方。时光掠过一角。
  一粒粒的沙子,仍在不断地小下去吗?路踩沉了,倏忽在沙子里翻转上来。她说不要害怕,骆驼听话着呢!她脸膛黑红目光柔和,她的鼻音像是泉水嗡嗡响着。
  在沙子堆出的白天里反复来回,鸣沙山的每粒沙子,都被她踩出了光彩。从地里背回的草料,还要一根根地弄好。细碎又光亮的刀切声,盖住了暗影和心跳。她得将骆驼喂得像月光一样安静。我想象得出,牵骆驼的女人,被夜风覆盖的安详的样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西北印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