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叫声急转弯(短篇小说)


□ 陈建明

陈建明

  宋莲生那会儿正清洗着涂料桶子,涂料桶子借了水的浮力再加上手的怍用在大水盆里滴溜溜旋转。另一只手呢,宋莲生也不想让它闲着,用场就是拿一把刷子在涂料桶子上作着反方向运动。有时候逆着的相互作用有效果呢,水变色了、变稠了这就意味着桶洗净了,至少是七成的干净。可是宋莲生的脑壳并不能够像涂料桶子那样容易洗刷干净,不惬意的事情在生活这只桶上像锈碱一样结了厚厚一层,真还闹心呢。比如说,该洗的还有滚墙刷子,靠墙放着的木头脚手架快散架了,得补上几颗钉子,等等等等。这都还不是事呢,宋莲生知道这些个吃饭家伙自打给镇上中心小学干过一次,就像是小品里赵本山忽悠来的手表没走过字,没走过字他也想把日子的空隙一一写满。眼下说,他就想着再厚了脸皮去找找弓校长。找弓校长不是求着兼代几节课,虽说自己职中毕业后仍爱钻书本子,尤其爱鼓捣和学习一些防疫方面的知识,但是那书本子好像蹦不出小米粥,他只能靠粉刷匠手艺弄俩小钱花花。钱是好东西呢,浑如一句话说,照到哪里哪里亮。一者是,妻子死后,自己还光杆司令呢。二者是,傍了个对象盘算着像样些请人家吃顿饭。想到这,宋莲生不由得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心说弓校长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不买账。

  这就是说宋莲生心里很乱,可是别人不管你乱不乱。你说咋就这么巧呢,电话偏偏就是这会儿打进来的。大概因了宋莲生的手机刚充过电,铃声像是在暖炕上发酵过的,于是一把滚圆肥胖的黄豆唰地撒进了铜盆或是玉盘,让人真以为那边是火上房了。宋莲生的手湿淋淋的,湿淋淋的手紧着抓起了电话,估计有一大串水滴都甩那边去了。宋莲生的一句话是,你烦不烦!

  得,世界上随便拉一个人出来,宋莲生都敢说烦,宋莲生一下子不敢说烦了,钢铁稀成柔软就在这瞬间。来电话的正是他眼下谈着的对象,她叫英子。想想,他们是在上星期三或星期四认识的,英子从离宋莲生他们镇十多里的一个小村子赶来两人认识了。上次是在一个再不能简陋的饭店见面的,见面后一人只吃了一碗刀削面,放下碗宋莲生忍不住就想摸英子的手。还甭说,这男欢女爱的事情好像是犁地似的由浅入深,摸过手再顺势亲个嘴,搂了抱了,这就离上床不远了。不过宋莲生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虽说都认了这个关系,可是接触还比较边缘。宋莲生瞅着的是英子的手,的确英子的手这会儿就在桌子上不停地叩着手机上的按键,可是桌子上放了醋碟、辣椒碟,不方便去拉英子的手。宋莲生就想着法子去摸英子的手,尽管英子叩着手机的按键,嘴里不停地说话,宋莲生也想去摸英子的手。英子说,我有孩子呢。宋莲生应着,是呢,你都说过了八遍,说着就把屁股蹭了一下,手就和英子的手近了一点。英子又说,这五月就满九岁了。宋莲生应着,知道,你都说了八遍。说着把屁股又蹭了一下,手就又近了一点。英子再说,对了,是上小学二年级的。宋莲生应着,晓得,你都说了八遍。说着把屁股再蹭过去一点,这一次宋莲生总算抓住了英子的手。可是英子像是踩猫尾巴上似的叫一声,竟跳出好远,远不远不要紧,竟把桌子上的醋碟给带翻了。宋莲生没管,牢牢攥了英子的手说,我也有孩子呢,可是我没有说我的孩子,我不说我的孩子,你也别说你的孩子。英子看了地下摔碎的醋碟,她的脸似乎也碎成了八瓣,她像扭麻花那样扭来扭去甩着自己的手,说,什么不说孩子,人家就要说孩子。又问,你疼不疼我?宋莲生说当然疼你。英子说,疼我你咋就不疼孩子!

  一听那边是英子,宋莲生敛住了心跳,还有鼻息,就连声音大了都怕把那边的耳朵落下刮痕,说,人家正想着你呢,是不是咱们又能见面,见了面咱们看那个饭馆有熟人先赊顿饭吃。那边英子说,真扯淡,什么吃饭?人家跟你说正事呢。说我儿子你知道吧?听听,她还是拿孩子说事。宋莲生说,你儿子我暂时还不认识。英子说,你当然不认识,他上你们镇上中心小学了,是昨天刚去的。宋莲生说,要不要过去看看,正好有事我要去我们镇上中心小学呢。英子说,看什么看?他在你们镇上,我在我们小王沟,就是想看我没有长翅膀的本事。宋莲生说,我说的不是你看,是我替你去看。你看都这份上了,你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咱们谁跟谁呀。英子说,这么说,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呢。同志哥,我可提醒你一句,咱们可八字没见一撇呢。宋莲生一下子凉了,凉了,一张嘴也依然像一锅水在小开时啵啵嘟囔着,还不是没有给人家向你积极靠拢的机会嘛,越是不给机会我越想给你做点啥,要不对不起你大老远给我打电话呢。这时英子那边说,你真的想给我办点啥?宋莲生说,真的,你那头放个响屁我都恨不得立马给你装个大喇叭,疼孩子就是疼你,这可是疼孩子哪。宋莲生的话大概使那边受感动了,受感动就是半天不响。大约就是几秒钟吧,那边终于又响了,算了吧,我还是找找别人吧。宋莲生说,找别人你干吗给我打电话!宋莲生差一点对着话机子说一声毛病。

  当真宋莲生到他们镇上中心小学了,到他们镇上中心小学当然是想着找活干。看着面貌一新的学校宋莲生有气呢,学校不是正闹着资源整合吗?已经修好了教学楼这就是资源整合,又盖起了学生宿舍楼这还是资源整合,整合过资源就是要小村村的孩子们往这大村村念书呢。可是整合来整合去却把宋莲生整没活干了,眼瞅着垒起的墙灰也抹了,也装潢了,也油漆了,也粉刷了,碗里头肉没了,骨头没了,喝汤都没宋莲生的份,宋莲生去找弓校长了。一见弓校长,想不到人家倒先说话了,是莲生吧,我知道论文化什么的你都可以当老师的,怎么去干粉刷匠?不是给过你机会了吗?可是你连粉刷匠都干不好呢,就你那前日的活计我看还是歇了吧。

分享:
 
更多关于“叫声急转弯(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