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大衣(中篇小说)


□ 张亚

  创作,是以真挚清澈之心与外界交融的过程。感谢《北京文学》能够让我的中篇处女作《红大衣》问世。

  《红大衣》三次易主,它的款式和颜色几经改头换面,折射着大衣主人们命运的跌宕和时代的变迁。

  我以红大衣为线索,以时代变迁为背景,作人性白描,尤其是“外公”和“母亲”两代人的勇气和对理想的永不放弃。

  80年前,“外公”,一个东北的土财主,有一个不能被家族接受的理想:他的女儿们长大了个个都要做医生,不靠男人吃饭。他放弃了土地进城打工,将女儿们送进学校。日本鬼子的奴役,长春被围时的饥饿,都不能让他放弃理想。硝烟落处,一贫如洗的外公变卖了棉衣,将“母亲”送进医学院。

  爱美的“母亲”在打工的途中对一个裙式大衣耿耿于怀。兵临城下,大衣的主人濒临饿毙,“母亲”用四斤豆子换下大衣。“四清”运动中大衣被封入箱中,“母亲”由被迫接受改造过渡到自觉的艰苦朴素。“文革”中,大衣被改成了军大衣的款式,三岁便得名“说客”的“母亲”终于缄默。她不再爱美,不再多言,她洗心革面地抛弃了她自己,却牢牢地守住了她的理想,做一个好医生。

  90年代,“母亲”将大衣换成了红色的面,漂洋过海将它送给了在美国留学的女儿。

  一叶知秋。

  百姓蒙难的日子一定是灾难的岁月。大难临头时,人性美犹如黑暗中的烛光,微弱却烁烁耀眼。千百年来正是人性的美好之光引导着人类的文明和进步。

  母亲是一个大家闺秀,直到80岁,仍气质非凡。

  母亲小时,五代同堂,家规极严。

  外公是个高大彪悍的东北大汉,不到30岁就是庞大家族中的主事人;母亲三岁时就得名“说客”,是唯一可以和大人坐在一张餐桌上的孩子;外婆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美人,生了四个女儿,穿上紫红色旗袍,移动一双裹过的小脚走在街上,仍是一道抢眼的风景。女儿们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万事不皱眉的外祖父却遇到了难题:同辈兄弟们不同意让女孩子读书上学。

  黑幽幽的厅堂中烟气缭绕,众兄弟们七嘴八舌地争了半天,终于同意“隔一个,供一个”。

  外公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狠了狠心:“我的女儿,个个都必须读大学,将来全当医院的大夫,不靠男人吃饭。家里的事,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

  外公在20世纪30年代讲出的话,至今听起来仍是掷地有声。

  为了女儿们能读书受教育,外公放弃了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土地,举家迁到了长春市,从宽敞舒适的青砖大瓦房,挤进了窄小的三间土砖房。曾主事一方的外公,也成了粮食加工厂的伙计。

  几年后,外公精通了粮食加工的每个环节,盘下了工厂,由伙计变成了业主,生意越干越红火。在长春最繁荣的街道,外公又置了几所青砖大瓦房,一家人又活得舒舒服服的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