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戏


□ 王 芸

大戏
王 芸

  1
  
  栾其凤想唱一出大戏,临时组一套班子,挑几个最出彩的折子。她,当然是个个折子戏的主角。
  五年前,这念头就从栾其凤的心尖上冒出了芽苞,她由着它往上窜,始终没出口。大戏的操持者,自然该是她的女儿赵亦娈。没出口的原因,一是不知道赵亦娈会怎么反应,二是在这座城市里,凑齐了一套班子的人马,也难谋齐她需要的全部戏服。
  春节的时候,赵亦娈回来陪了她三天就飞回昆明。临走,让她一起过去,她摇头。赵亦娈心里怎么想的她知道。她还是不喜欢赵亦娈,虽然是她身体里分离出来的一块肉,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人却是这么不讲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她看不惯赵亦娈用筷子夹菜的样子。手背朝上,筷子覆在手下,夹住菜,顺时针拧上一百八十度才送进嘴。也不是好好地送,而是先伸出舌头,接住,再收进嘴里。一个女孩子,舌头伸那么长,嘴张那么大!以前,不用她开口,只需要一个眼神,赵亦娈的表情就怯了,小心翼翼地偷眼看她,筷子再伸出去有些晃。筷子和芹菜像一长一短两件兵器,在盘子里决斗,赵亦娈的脸慢慢变红,红得像滚水里的虾。赵朴一伸过筷子,将芹菜从筷尖上解救出来,送进赵亦娈的碗里。赵亦娈呆在那儿,眼泪在眼眶里直转,“啪嗒”一下,桌上多了一滴湿印子。栾其凤“啪”一下丢了筷子,拖鞋“啪哒啪哒”响着进了卧室。
  隔了门,她听见赵朴一在低声安慰赵亦娈,就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有什么好安慰的,连筷子都拿不好,还掉眼泪,男儿的泪值钱,女儿的泪就不值钱?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女儿来,似乎处处和她的意愿唱反调。
  现在,再没有赵朴一坐在她们中间了。赵亦娈以特有的手势夹着菜,表情轻松,动作流畅,再不偷眼瞄她的脸色了。栾其凤吃完,搁了筷子看赵亦娈吃,赵亦娈的动作频率明显加快。慢点慢点,别噎着。话刚出口,赵亦娈就噎住了。
  栾其凤伸手给赵亦娈顺背。顺着顺着,那句话不经大脑过滤冒了出来。她说,我想唱出大戏。赵亦娈梗着脖子,正一边使劲咽口水一边拿手捶胸,听了这话,手停在胸口,定格几秒再捶下去,使劲咽一口唾沫。通了通了,赵亦娈拨开栾其凤的手,舀一勺汤灌下去。伴着汤下喉的声音,赵亦娈抬起眼睛看着她,大戏,什么大戏?你不是一直唱着吗?
  赵亦娈的一双眼睛清亮,单眼皮,细长鱼形。对视一刻,栾其凤忽然有时光倒流之感,恍惚面对的是赵朴一的眼睛。她收回目光,垂下眼帘。和那个不一样,我想,我想正正经经地,最后,最后唱一场。
  你平时唱的不正经?赵亦娈的声音似含了讥诮。这语调让栾其凤心里一紧,她迅速抬头,见赵亦娈夹了一筷笋丝,放在舌尖上,慢慢卷进嘴里。除了嘴唇在蠕动,赵亦娈的其他五官都平静地呆在原来的位置。栾其凤的心松开来,不再说话。
  那是栾其凤第一次将大戏的想法说给赵亦娈。赵亦娈没什么反应。第二天就急匆匆地走了。后来在电话里,栾其凤又说了一次。赵亦娈很快将话题岔开。大戏的事,从冬天一直拖进了夏天。
  春天和秋天是唱戏的最好季节,台上唱得舒服,台下看得也舒服。在栾其凤看来,这事是火燎眉毛。无奈,她的热脸碰到的是冷石头。现在市剧团里说话主事的都是小一辈,科班出身,虽然对自己也称老师,却没打过多少交道,大多和赵亦娈熟。栾其凤左思右想开不了口,直在心里后悔当年多带几个学生就好了,或者让她当副团长的时候答应就好了。一辈子都不曾随和的人,现在想随和也难。

  栾其凤只好慢慢积攒唱大戏的资本,戏服她已经寻着了一件,又描画剪样订做了一件,心里的剧目清单改了又改。
  七月头,朱启昆从深圳回到J城。栾其凤和他在社区的消夏晚会上碰面。朱启昆是当年剧团琴师中的第二把交椅,现在深圳办班,兼带孙子。虽说放久的胡琴难免有些走调,可调巴调巴没准比那些新琴更称手,音色更美。
  两人碰了面,自然没有不合作一把的道理,唱了《思凡下山》中顶俏皮的一段,又唱《窦娥冤》里“六月飞雪”一段。台下观众掌声不断,有一把年纪的老戏迷连声叫好,高喊着再来一段。两人又返台来了一段《贵妃醉酒》。栾其凤连唱带做,弄出一身淋漓的热汗。
  朱启昆回来半个月,准备呆到孙子开学时回深圳。那晚,栾其凤回到家半天寻不着睡意,仿佛有激越的鼓点一直在耳边响个不停。
  栾其凤的嗓子出了问题。这问题说不上新鲜,她生下赵亦娈的一年多时间,一直病病歪歪,咳嗽,低烧,浑身乏力,一副一副中药往下灌,慢慢,这些症状消失了,可嗓子眼里像塞了团棉花。长了声带小结。唱戏的人,嗓子是本钱,栾其凤那个慌呵,天天以泪洗面。赵朴一将赵亦娈寄养在一个孤老太婆家里,陪她去武汉求医。医生说问题不大,小手术而已,栾其凤还是慌得不行。手术后至多住五天院,栾其凤却住满了三个星期。等他们从武汉回来,小亦娈可怜巴巴地偎在老太太怀里,左脸蛋敷了一方白纱布,黑黄的药膏渗出来,像发了霉的日本膏药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