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赛什腾花


□ 肖复华


在大戈壁上的生活,远非人们想像的那样浪漫和生动。在十二万平方公里的青海柴达木偌大的胸襟上面,我们这个仅有五排小土屋的野外采油队只不过是五个不起眼的蚁穴。在这个“蚁穴”里,我们每天进行着繁重且危险的劳作;吃着千篇一律的粉条炖白菜、白菜熬粉条;晚上开着仿佛永远开不完的“斗私批修”会;夜里总是重温着离开北京时那锵锵铮铮的革命誓言……
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冬季,那个能冻僵血液的冬季终于过去了,我们到柴达木的第一个春天来监了,可这里仍没有一根草,没有一朵花。然而,春天毕竟来了,它催生着我们那颗“豪情壮志”的心之花。在那个谁都不得安分的年代,我们的心是无法安分的,同来的几个北京知青,开始策划一个“指点江山”的壮举。
西望昆仑,目不可及;北望阿尔金,隐约的雪峰虚幻飘渺,可望而不可及;东看祁连,轮廓依稀可辨,云是云,雪是雪,山是山。横亘于我们眼前蜿蜒奇峭壮观的山脊,像是祁连派生的骨骼,张开双臂召唤着我们。
队上的老师傅说,一九五四年第一支勘探队来到这里时给这山起了个名字,叫赛什腾山,这是蒙语,汉语的意思是黑色的山。望山跑死马啊,这山少说也有百十来里,你们这些北京娃跑那儿去干吗?
一个星期天的深夜,我们带上匕首、水、馒头,还找那个右派技术员借了个破照相机,便意气风发地向赛什腾山走去。
星光月色洒满戈壁,踩着松软的沙滩,一个脚印都留下一个窝儿,像洒在大戈壁滩上的一串串花朵,我们都有一种腾空欲仙的感觉。两个多时辰过去,东方泛出鱼肚白,赛什腾山像是天地间伫立的一幅水墨画,线条清晰,泼墨凝重,黑白得当,横空出世一般。
我们立住脚庄严地迎接这日出的辉煌,因为,这个神圣的时刻,使我们自然而然地想起“东方红,太阳升……”那是那时代我们心中的圣歌,每当东方红时,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就会升起,就是“红太阳”的大手一挥,我们就前进到了万里之外的柴达木。
赛什腾山巅像燃起熊熊的火,像积蓄已久的无限能量要喷薄爆发,整个戈壁上空的星星暗淡,地上的砂砾失色,大戈壁重现混沌的本色。山巅呈现半圆形火球时,天便大亮,火球真红,无法形容的红,这就是初升的太阳。
“快和太阳照张像吧!”不知谁大喊出这黎明时分的第一句话。
可我们忘记了这是摄影中最忌讳的“逆光”“喀嚓,喀嚓”全把光明照成黑暗,至于我们英姿飒爽指点江山的光辉形象,更是任谁也看不清,后来我们没少骂那个右派技术员的破照相机。
其实,日出的时间极短,也就三四分钟它就离开了山巅,像气球一样,升的快且高。
光明会使人精神抖擞起来,双腿顿然生风,疾走如飞,迎着朝阳,走向希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