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吃面(小小说)


□ 李立泰

  村民、打工的围着面粉厂厂长闲聊。

  厂长掏烟,每人一支挨着散。到了雨巧那儿,厂长略一停顿,烟也递出去了,雨巧伸手接烟,厂长突然笑了,说:小儿来,你得喊我声爹!

  雨巧一看他,没打奔儿立马喊出声:爹。

  厂长:“哎——”

  雨巧把厂长给的烟狠狠地一扔,脚用劲踩住,对仇人似的拧了几拧。下腰扛起袋面粉走了……厂长和村民们惊呆了。

  村主任好说,屌厂长啊!就一台磨面机也叫厂长?镇上的那家有套流水线的面粉机子,“噗噗”的一个劲儿一袋一袋,才像个面粉厂。他充其量叫换面点儿。

  那喊他“点儿长”咧?

  什么长长的!喊他名儿,秋快就中。要不喊他小名儿,二歪。

  年前村委会换届,村上政治空气紧张一阵子,村主任差点被面粉厂拱下来,几票之差,好悬!村主任吓身冷汗。

  换届风一刮,面粉厂立马行动起来,请乡亲们喝酒吃饭。先找重点,有号召力的能发动群众的请。再请族长家长。然后请村上活跃分子,请有“孬点儿”的。

  大家喝归喝、吃归吃,心里有数,你秋快啥人7啥人性还不知道吗?你一辈子沾光的主儿,当了家还不把花的钱敛回来?还有大家的好?

  尽管面粉厂花了钱,舍了脸,村民投票现在动脑子了,不是从前的“谁愿意当谁当,管我屁事”了。村主任得票是顾全大局的票,是对村主任工作的肯定票,村主任心中有数。

  秋快得票远不如村主任多,但是村主任觉得比他只几票之差,心里有了紧迫感压力感。有人想推翻我的政权。不如上届基本满票有面子,脸上好看。

  面粉厂始终是他的心病,得煞煞他的嚣张气焰。

  机会来了。

  平常不善“呱呱”的雨巧看不出有战斗力。面粉厂里二歪虽然落了声“爹”,但是他吃了败仗。雨巧是实质的胜利者,村上传得纷纷扬扬。

  当晚村主任就把雨巧喊家去了,还弄四个菜,两人喝点儿。

  村主任夸雨巧:爷们儿,不赖。有骨头。

  雨巧称村主任四叔:不是,四叔,他觉着有俩钱涨饱儿。看不起人。

  村主任说:二歪是闹着玩。

  雨巧说:四叔,对。是有点闹的意思。但不能这种闹法儿,大庭广众之下。

  村主任说:喝,爷们儿。

  雨巧说:四叔,他挖挲。不知道姓么了!

  村主任说:现在和谐村庄哩,他是不文明。不过你的还击方式很好,不争吵,采取了有力措施。

  雨巧说:四叔,他就是看不起人,咋不叫别人喊爹?

  村主任说:爷们儿,吃菜。

  雨巧说:我还是觉得吃了亏。

  村主任说:噢。认干爹还半份家业哩,吃袋子面算啥!说完看雨巧,接着说:你再逗逗他。

  雨巧心里有底了,村主任支持,更不怕秋快。

  几天后,雨巧昂首挺胸阔步走进面粉厂,看一眼秋快,说:爹吃面。扛袋面就走。秋快等人大眼瞪小眼,雨巧吐的仨字“爹吃面”,中间没顿号,不光吃面还沾光。

  住几天去趟面粉厂,还说,爹吃面,扛袋面走。

  时间一长面粉厂受不了了,开始托人说事,雨巧不买账。族长、兄长、说事不去,在乡里混事的喊不去。

  秋快想,看来只能求村主任出面了,可怎有脸去村主任家?选举跟村主任结了怨,话昨说?秋快托在外混事的去村主任家透透气。

  村主任说:这事还用麻烦你们,他来我也得管呀。选举那点破事儿,我早忘了。说起来我得感谢他,提醒我时时想着村上工作。凡村上的事我都管,不问村事就是不作为。叫他来就行,我听听情况。

  转天面粉厂秋快带着烟酒捂着脸进了村主任家门。进门先喊四哥。请四哥赏脸去吃顿饭,最好叫上雨巧。

  村主任说:来就来呗,拿东西干啥,显得远了。

  秋快说:这不要麻烦四哥给说说雨巧嘛。

  村主任笑了,说.爷们儿间闹个笑话还能当真,没完了?反了他啦!

  酒桌上村主任拍板,雨巧吃面到此结束。爷们儿还是好爷们儿,互相喝杯酒,漫天的云彩散了。今后要和从前一样。乡长叫备村都要和谐。

  秋快说,雨巧咱爷儿俩喝杯,敬村主任杯。

  他俩举杯碰了……都敬村主任。

  村主任喝高了,走路扭着秧歌,唱着革命歌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

  他边唱边说:别拿村主任不当书记……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吃面(小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