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皮袢



  1,我记住河边小学,与一个名字和一个词语有关。我天生就是喜欢咬文嚼字的人,凡是陌生的东西,一旦称呼让我感觉出兴味,我的心思会在此纠结。反之,不合我胃口的、让我感觉不舒服甚至不合规矩的……言语,我会恼火地抵抗。大抵,这是我年轻的缘故。
  在河边小学检查开学工作,是江洲镇的最后一站。疲乏和倦怠,自然是不言而喻。我们在校长办公室里翻阅一些资料,枯燥、机械,我几乎完全懈怠。哈欠连天,又不敢放肆作为,只好左右手换着做葫芦掩口,人累得散了骨架。突然,刚上课的教学楼里传来鸟雀鸣唱的清脆声,是学生在诵读王维的《山居秋暝》:
  “明月——松间照,
  清泉——石上流
  ……”
  声音异常大而洪亮,而且断句明显,每隔两个字一停顿,每个诗句都是两个节拍,使得诵读有了音乐的节律。
  带我们这组检查的组长是信股长,他多年在教育股从事基础教育管理工作,养成了一丝不苟、严谨的作风。当孩子们音乐般的诵读声飘进办公室时,他不禁抬头朝前面教室望去,脸上露出了微笑。我的心情一阵轻松,不由放下手里的系列资料,走出校长办公室,一迎头就看见办公室前两棵大桂花树,正幽幽吐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微小的金黄色花瓣点缀在茂盛的绿叶中间,被明亮温暖的秋阳照耀,又辐射出万千光亮,霎时,我觉得整个天地都明媚起来。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学生们音乐般的诵读如同一把钢币蹦跳到水泥地上,清脆悦耳,在校园里激荡回旋。我跟着诵读,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圆润的旋律。我带着音乐激发的兴奋和激情回到办公室,笑着说,真是天籁之音。
  信股长说,这课可不是做的,童稚有趣、佳境天成,享受。
  旁边戴眼镜的小伙子赶紧说,是乌兰老师在教学生诵读古诗,真不是做的,她每天都有一节诵读古诗的课。
  课本上有这么多古诗吗?我很好奇。
  不是课本上的,是她自己找的……
  陈乌兰老师每天拿出一节课教学生诵读古诗,说是熏陶学生的语文品格。做这个补充的是河边小学的校长,皮肤黎黑,眼睛黑白分明。他说到“语文品格”时,我心动了一下,偏僻如斯的河边,能说出这样的教育词汇,我自然记住了陈乌兰这个名字。乌兰这个名字,带着桂花的清雅,在一瞬间让我感觉出美好。在若干年后,我听到吴虹飞清着嗓子唱《乌兰》的歌时,心中充满欢喜。而“语文品格”能得到学校认可,也使得我对眼前貌似农民的边校长多了好感。
  正如我的想法,信股长也表现出赞叹,不简单。
  边校长黎黑的脸庞散发出光芒,他笑了。
  下课铃声后,一个女人经过我们办公室。戴眼镜的小伙子招呼:乌兰老师好。我不禁打量眼前走过的女人: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巴,脖子里系着嫩绿色的纱巾,这些使她增添了几分蓬勃朝气。然而,她的腰身在略微紧绷的牛仔裤里显得慌张、拘谨,脸庞看起来有些黯淡,特别是朝我投著来的微笑,一下子暴露出眼角密集的皱纹,我初步估计,这个双手托着书本,迈着轻快步伐的女人,大致有了四十岁。
  很快,太阳就偏西了。因为要过长江,信股长简单做了概括:学校精神面貌好,工作扎实到位,资料还欠齐全,需要补充,再下一番工夫,争取把教学质量提高到江洲镇前列。信股长说这话表示真正认可了河边小学,要知道,在前几个小学检查中,信股长从来没有这样推心置腹地说话,都是实事求是地点出:差哪就必须补哪,从不给学校定性评价。边校长搓着双手,执意挽留我们吃了饭再走。
  信股长一挥手,人就钻进了车子。边校长家在镇上,顺便坐我们的车回家。滴——滴滴——车子后退,拐了一个弯出了校门。校门前是土路,前几天下了雨,路上坑凹不平,车轮小心地找着合适位置前进。
分享:
 
更多关于“皮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