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八里荒轶事


□ 陈应松

八里荒轶事
陈应松

  风雪弥漫。这当然是冬天。森林像巨大的围网在黄昏里窥伺,在这块荒凉的、乱石滚滚的八里荒,农妇端加荣拄着牛舌镢,看着自己开垦的田地——它们翻开了身子,就像一只只小兽躲在新覆盖的雪下,雪的气味和新土的气味在寒冷的空气里依然强烈,这她感觉得到。“我已经开了十一块了,”她说,“有两亩多地了,我一定要开出五亩,开出二十五块半,我就不求村长也能维持我和两个女儿的生活了。”端加荣抽着鼻子,脸上因为兴奋而被风绷得紧紧的,眼睛发胀。不过她已经快冻僵了,脚上的套鞋就像是双冰鞋,特别是在停下时。她搬运最后一块石头,要砌石堰;石头上有些人工雕凿的纹饰,如蝙蝠纹、万字纹——这是墓石砖。这证明当年的八里荒是有人居住过的,但已经不知是多少代之前。在不远的某一年,听当地人说,一个大队干部带着五个武汉知青要在这儿开垦,学大寨人大战狼窝掌,结果没几天那五个知青都在这儿挂树自尽了。不过那时候端加荣还没出生,或者说刚刚出生。端加荣今年三十五岁。
  这是块有鬼气的地方,有人这么说。端加荣往回走。狗在窝棚那儿朝着风雪和黄昏吠叫,告诉她回家的方位。家就是个窝棚。她让二女儿二丫先回去了,刮洋芋煮饭。她往窝棚走着,却看不到窝棚。风雪太大,在捱黑时更加迅猛颠狂,好像拿着个雪筐子往你头上倒一样。雪还砸人,砸得人头上脸上生疼。这雪不是雪粉,是霰子,像猎人的枪弹。在这样的高山上,雪都变成了霰子。她从树丛里穿过去,树是些高山海棠,长着苹果样的小果,极其酸涩,人不能食。这些小果在雪的猛砸下簌簌往下掉落,就像掉冰块,就像有一群爱闹的山鬼,在树上嬉戏。
  可以想见端加荣回到棚子里的愤怒:二丫和小丫根本没等自己,已端着碗在那儿有说有笑呼呼大吃。端加荣的愤怒到了极点,她突然真想挥起她的镢头一镢砸过去,把两个讨债鬼打烂脑袋,她真是这么想的,有一种玉石俱焚的绝望,打死她们,自己就找根绳子往树上一吊算了。她哪会有这么恶毒的想法?她就强忍自己,知道不会做这种事的,就放下镢头自己去锅里添。洋芋也不多了,加上汤汤水水,添到碗里,就这么闭上眼睛往嘴里塞。还咸,就像盐不要钱,在雪里扒的一样。吃着,咸着,心就软下来了。二丫也才八岁,八岁就煮饭,还与她一起早出晚归地搬石头挖土,鼻头就酸了。吃了个半饱,就趴到地上去吹火,火塘里的火半燃不燃,熏得人直掉泪。还真从心里掉了泪。
  “放下,我来收。”她收碗筷。看着二丫那肿起的手背和一串冻疮,她说。
  她也有冻疮,可这不要紧,她是大人。就在给二丫泡脚的时候,二丫强烈反抗,当脚被摁进热水里去时,二丫发出了惊天的、旷世的尖叫:“啊!……”这叫声在这个窝棚里像是杀人一样,这叫声让人不停地打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