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踏青与“咬春” (散文)


□ 侯德云

  文 侯德云

  1

  辽南的四月,只能算是早春。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要四处走走。到山上走走,到乡下走走。从古到今,像我这样的人,大概不算少数吧。李渔《闲情偶记·春季行乐之法》说,“花可熟观,鸟可倾听,山川云物之胜可以纵游”。我不觉得“行乐”有什么不对。《杨恽报孙会宗书》中说:“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看似胸无大志,看似“消极”,细品,却也有点道理。退一步说,单调枯燥的日常生活,是需要不断调剂的。在屋子里憋屈了一冬,即使没有“山川云物之胜”,也该出去透透气。

  我常去的地方,有两座山,东屏山和老帽山。当然也去过别的山,小黑山、老铁山之类,因距离较远,去的次数不多。常去的山,都不是高山。还有一些小村庄,也常去。古代某地的谚语:“踏青须带小鸡钱。”指的是暮春,“田家伏卯哺雏,巷陌皆满”,不小心踩死踩伤了,要赔偿人家一点钱。这个谚语很有人情味。我的性子急,等不到暮春,早早就去了。这样做至少有一个好处,可以省了“小鸡钱”。

  对我来说,四月的行乐,就是踏青和咬舂。

  2

  早春很好看,很美。美,可以从一只茶杯开始,也可以从一树杏花开始。东屏山和老帽山下的小村庄里,杏树很多,四月著花,一片绚丽,有如少女羞红的粉腮。“红杏枝头春意闹”,是应该好好地闹一闹。还有梨花,毛樱桃,也跟着闹。挺好。老帽山的映山红,“灼灼其华”,也不错。最赏心悦目的,是“杨柳依依”。杨柳的初绿,应该是四月的底色吧?在一条乡村小路上,面对两排高大的、刚刚爆出鹅黄嫩芽的柳树,我“依依”了很久。我心里很柔软,无端地觉得,生活是很可爱的,生命是值得珍惜的,哪怕是草木般的生活,哪怕是草木的生命。

  除了木本植物,一些细小的草本植物,也是可观可赏的。紫花地丁,蒲公英,白头翁,委陵菜,都开花了。要走近了,用“特写”的眼光去看才好。它们开得那样任性,那样无拘无柬,让我感到山野也是有“亲情”的。在老帽山,我看见过一株不知名的野花。叶子似牡丹,却小得多。管状花,淡蓝色,别有风韵。我查过一本植物图谱,没有找到它。它到底是谁呢?

  幸运的话,还能看到蝴蝶。白蝴蝶,花蝴蝶。我以为蝴蝶是吃花粉的。可我在四月初就见过它们,周围的山坡上一朵野花也没有。奇怪,这么早出来干吗?吃什么呢?

  看水族。我在一湾浅水中,看见过一只“蝼蛄虾”。我伸手指给朋友看,那虾倏地逃到水中的一片枯叶下面,只露出两只小眼睛,瞪着我。我还隐隐约约看见一小群麦穗鱼,倏忽来倏忽往,游兴甚浓。周作人散文《金鱼》中有这样的句子:“我想水里游泳着的鱼应当是暗黑色才好,身体又不可太大,人家从水上看下去,窥探好久,才看见隐隐的一条在那里,有时或者简直就在你的鼻子面前,等一忽儿却又不见了……”我也觉得这样才有意思。周作人喜欢鲫鱼和白鲦,我也喜欢。但在一汪浅浅的水湾里,我觉得小小的麦穗鱼,最为适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