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北京文学》的故事


□ 周常林

  上世纪60年代末期,那时我才八九岁。那是一个绿水溶溶、莲荷盈盈的日子。早晨,温暖的晨风迎面吹拂,鸟儿欢叫,我和新红、桃儿几个小孩赶着5条水牛去向阳湖畔放牧。稍大一些的孩子便唱起了刚学会不久的新歌。
  同在湖畔放牛的几位大人,微笑着朝我们走来。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从北京下放到咸宁向阳湖“五七”干校劳动的作家、艺术家们。一位戴着眼镜、满头黑发的阿姨首先走近我们,她那和蔼可亲的面庞使我们感到十分亲切和温暖。她抚摸着我们的头,笑着问:“都喜欢唱歌吗?”当我们肯定地点头后,她便立刻教我们唱《说打就打》,我们稚嫩的歌声在春风里飘荡。该到上学的时间了,我们便赶牛回家。临走之前,几位“北京人”便送我们每人一本连环画,送给我的是一本《小铁锤》,我高兴地转身走时,那个和善的阿姨手里拿着一本《北京文艺》叫着我的小名:“给你吧,好好看看!”
  我像爱护自己的新衣裳般爱护着这两本书,一有空,我便拿出《北京文艺》苦苦地而又是兴奋地阅读,一字字、一句句不放过一篇文章。优美的文字、吸引人的故事、精美的印刷、漂亮的美术插图像清泉般流淌在我的心头。进入高中,由于反复阅读,自己对文学已有了难以割舍的情缘。那时,我便利用“开门办学”的时间,在农村一位老大爷的茅屋里,试着写诗歌和记叙文章、小说等,第一首诗作便发表在学校的墙报上,而另一篇文章《美丽的向阳湖畔》发表在《咸宁报》上,这些都给了我极大的鞭策和鼓舞。而这次初捷,却全然得益于《北京文艺》。
  70年代末期,17岁的我怀着理想和希望走进军营,站岗、放哨、训练之余,始终对《北京文学》情有独钟。一次站岗,我违规深读《北京文学》,被深夜查岗的指导员逮个正着,书被他没收。第二天,我耷拉着脑袋,等待指导员严厉的批评。几天后,指导员却把我叫到办公室,不但没有批评我,还把书还给了我,看到我在书上密密麻麻的读书札记,还表扬了我并郑重嘱咐我今后注意不要在上岗时间看书。不久我当上了连队的文书。
  随着阅读的深入,进入80年代后,我更加如饥似渴地读书,读《北京文学》,业余时间便尝试写作散文、诗歌、中长篇小说。先后发表各类作品多篇,荣获湖北省散文奖、报告文学奖,发表中篇小说多部。为此,我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复员退伍军人,当上了电台记者、乡镇武装部长、国家公务员、市作协副主席。
  多年以来,无论在军营、农村、学校、企业,还是在机关,甚至在战火纷飞的南疆反击战间隙,《北京文学》这个巨大的精神圣贤,始终在我的身边伴随着我的生活,使我远离了空虚、孤独、寂寞与烦恼,终日与幸福、愉悦、欢乐和充实牵手。她如同我的恋人与之热情相拥,如同阳光雨露滋润我的心田,如同春风拂面,如同黑夜明灯给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感谢《北京文学》,感谢至今我仍然不知姓名的北京阿姨!
  新的时期,到处青春勃发,阳光灿烂。新鲜事物层出不穷,改革开放,神州腾飞复兴。然而,文学面临市场经济的冲击,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订阅或购买《北京文学》,仍然坚持写作和精读。而我的理想仍然是在《北京文学》发表中篇小说和其他作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