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傍在一根藤上的嫩倭瓜


□ 齐明达


绵延不绝、起伏不定的丘陵脊梁,犹如大地之上搭支着的倭瓜架。河像蜿蜒的藤,路像盘曲的蔓,田畴像舒展的叶,无数或大或小的村落,酷似结生出的愈来愈大的倭瓜。那么,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子呢?就是其中一个小小的倭瓜蛋儿,嫩嫩的倭瓜囡。
记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它的“小”。一次,站在村西最高的山冈上,蓝蓝的天空与暖暖的阳光之下,与同伴数落它和临近另外五个村子的院子,西北方向的安杖子——七十二个,西南方向的腿蓬沟——四十九个,正南方向的草戏楼——四十三个,分别藏于东边两条沟里的张才沟、兴隆沟、视野所能数落着的,也都超出了三十个。我们村子,把刚刚打完宅基的一处房场算上,牛粪色的庭院,总共只有二十六个。
从大人们的口中,我断断续续知道了它的“嫩”——它的年轻。爷爷的爷爷的那辈儿人之前,村子所在的地方,尚属一片未开垦的荒地。据说,爷爷的爷爷与爷爷的奶奶,是打山东过来的,具体是逃荒、逃难、逃婚不详,肯定不是正式迁徙,因为落脚的地方是兴隆沟,最初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维持生计靠为一户安姓人家打工放牛。他们生育了一个儿子不久,爷爷的奶奶就不幸抱病而逝了。后来,爷爷的爷爷,寒冬腊月,一双冻得紫茄子似的脚,踩着牛屁股屙出的鲜牛粪的余温,背着儿子熬过了一段异常艰难的岁月。再后来,慈悲的安家给了一块荒地,爷爷的爷爷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靠着开发荒地种菜卖菜,逐步积攒了一笔家底。爷爷的爷爷年纪轻轻,自己却一直未再思娶,倒为十四岁的儿子早早讨上了一房媳妇,使一股血脉在辽西得以延续下来。接着,爷爷的大伯、二伯、父亲和四叔相继出生。哥四个在爷爷的爷爷的带领下,秉承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在种菜种出的那块平地的周围,先后戳起了四座坐北朝南的新房,套出了四个严严实实的院子。于是,他们不仅走出了那条山沟,还勾画出了我们村子最初的雏形。
爷爷的父亲的院子靠前,先是被家族,后来被村里所有的大人、孩子简称前院。前院开始比东院、西院、后院人丁兴旺。爷爷也是哥四个,跟爷爷的父亲同样排行老三。可是,像雨后坡上淌下的山溪,流着流着,一股又分开了两汊。大爷与四爷,携家带眷,去了更远的黑龙江庆安。说不准是大爷、四爷离开村子前,还是走后,我们村子新加入了梁姓,刘姓、迟姓三户人家。单一齐姓到四个姓氏共同居住,这时的村子,已经完全具备了村子的要素、模样与意味。
屈指算来,我落生那会儿,村龄充其量六十年左右,即便现在,人也不过六七代,历史不超百年。同那些上千年、几千年古老的村子相比,许多方面难以企及。如果将古老的村子看作饱经风霜的老倭瓜,毫无疑问,我们村子就是地地道道嫩倭瓜一个。
然而,如此一个“小”而“嫩”的倭瓜,却傍在了一根大藤—一条河的旁边。藤自北缓缓伸来,向南款款探去,日夜环绕、爬行在村子的东面。那时,我尚不清楚,那条河是辽西腹地著名的河流之一,发源地就在村子北边几公里远的一处山麓,终点则远在村子南边的南边——一百公里之外的渤海。更不清楚,一直叫着东河的小河,竟然有着一个朴素、动听、诗意的名字:六股河。六股河拢共由六股主要支流拧成,流经村子的这一股,最长,属于主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