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埚的演员生涯


□ 刘 锋




狗埚在他14岁的那个黄昏正学着编箩筐,被父亲老八飞起一脚像踢一只烂猫似的从猪栅栏边踢到磨盘底下,父亲接着吼了一声:人家牛蛋都墙头高了!这一脚给狗埚踢出个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要找到一个比他更矮的人是件让人发愁的事情。牛蛋今年也是14岁,却长了一个细晃晃的能当杆子使的大个子,与一群长毛子打架,连拳头都不用,只伸出胳膊呼啦啦转一个圈儿,自以为能日狮子打老虎的长毛子就给割草似的撂翻在地,14岁的牛蛋威风了得,而同样14岁的狗埚却烂猫似的被父亲一脚踢到半天上。 这个发现教狗埚沮丧无比,14岁的这个阳光灿烂的黄昏变得灰不溜秋一塌糊涂。老八余怒未消,从裤腰带上抽出溜光的杏木旱烟袋,恶狠狠地瞪了狗埚一眼,然后将旱烟袋塞进那张黑瘪瘪的驴嘴里喷云吐雾。狗埚一个骨碌爬起来。从猪栅栏边给踢到磨盘底下狗埚居然完好无损。但这并没有让狗埚感到宽慰。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他太小,小得像一只很方便地就可以踢到天上去而不会摔碎的烂猫。磨盘边的槐树上拴着刚生了小母崽的老牛,这畜生带着建功立业的傲慢,悠闲而得意地嚼着草料。狗埚于是很想在这畜生的嘴上踢几脚,因为父亲老八连骂都舍不得骂它一句,而他则被踢到半天上。老牛背后是一截残墙,墙上的几棵乱草无精打采地抚着远处空荡荡的坡坎。坡坎下面是响着爽朗的水声的洛河。这时候洛河里落满了残阳,红红亮亮,很是中看哩。但是那残阳很快就会消失的,而他狗埚才14岁。狗埚想,就是说今后还会有无数的箩筐等着他去编,父亲老八还得继续辛苦着把他一次次地踢到半天上去。狗埚对编箩筐很有兴趣,软和和光溜溜的藤条在他手里跳来跳去就成了箩筐。狗埚希望他能够把箩筐编得精致而漂亮,也希望编箩筐这个简单的活路能够让他挨踢的生活变得有点意思。
许多年后的一天,也就是狗埚成为演员的这个夏天,狗埚继续在编箩筐。父亲老八则屁股撅在猪圈里拉屎,那头生性活泼的白条猪不声不响地踱过来,伸出猪嘴将老八又黑又干瘪的屁股当成了南瓜给啃了。老八很生气,从猪圈里跑出来想找个什么东西教训一下这个贪婪的猪嘴,而狗埚刚好拿了一只编了半截的箩筐走过来,老八就顺便拽了狗埚一条腿朝白条猪扔去,没有砸着白条猪,却扔进了稀屎糊涂恶臭冲天的猪圈里。
狗杂种,老子养你不如养一头猪!父亲老八觉得自己吃了亏,好像啃他屁股的不是白条猪而是狗埚似的,唾沫星儿下雨似的乱纷纷地飞。几十年老子养猪都挣一堆钱了,狗日的饭没少吃衣没少穿就是他妈不长块头,王八多大你多大。
老八骂人并不耽误他抽旱烟。他将腮上的黑皮鼓成两个猪尿泡,从烟锅里吹出一团灰,又将烟袋别在裤腰带上。老八站起来。老八站起来高高大大一头骡子似的,没想到却弄出一个王八似的永远长不大的侏儒儿子。他后来经过反复思考,得出了一个坚定不移的结论,那就是他那丑陋不堪的婆娘偷了汉子。那个汉子就是现在在洛河边种西瓜的张矮子。
其实狗埚打心眼里瞧不起骡子一样壮实的父亲老八。这家伙白长一个高高大大的块儿,老八这家伙不会做饭不会编筐,而他狗埚却能做饭能编筐,他编的筐像绣的花,精致漂亮,人人都夸;老八这家伙不识字,而他狗埚已经看了几摞子戏本和小说了;老八这家伙吃饭时嘴里嘁里哐啷猪一样没教养的响,而他狗埚却温文尔雅不声不响;这家伙嘴笨得像老娘们的窝窝鞋,除了骂人连一句话都给人说不清楚,而他狗埚却能背诵电视里还珠格格疯疯癫癫二百五似的混话,还会唱几句刘欢那英张学友的歌。......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